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丑石诗刊》2009年12月总48期目录  

2009-12-27 09:49: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丑石诗刊》2009年12月总48期目录

 

刊名题字:蔡其矫
顾问:王光明
主编:谢宜兴 刘伟雄
本期发稿编辑:谢宜兴 刘伟雄 安琪 邱景华 三米深 冰儿

目录

改刊词
宿命的石头

聚光灯
冰儿的诗(十首)
谢宜兴:浴火之冰——冰儿印象

诗群落
安琪:现在几点了(组诗)
伊路的诗(六首)
三米深:少年游(组诗)
石湾的诗(八首)
探花的诗(八首)
刘伟雄:夜雨成雅路(组诗)
谢宜兴:被带走的称呼(组诗)

飞来石
路也:内布拉斯加城
蓝蓝的诗(四首)
宋晓杰的诗(六首)
谢君的诗(三首)
江非的诗(四首)
柯健君:远去的岁月,或老去的(组诗)
章治萍:青海地理诗典(十一首)
谷禾的诗(六首)
大卫的诗(七首)
马永波新作(七首)

回音谷  
(中国民间诗报刊主编访谈)
我一直以来并不觉得《诗歌与人》是我的,它是这个世界的
    ——《诗歌与人》主编黄礼孩答诗人安琪问
只要我心中有诗歌,《诗参考》就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诗参考》主编中岛答诗人安琪问
力求呈现带“血型”的个人化写作
    ——《东北亚》主编杨拓答诗人安琪问
坚持写诗比办诗歌民刊更重要
    ——《诗文本》主编符马活答诗人安琪问
历史将证明众声喧哗中会有天籁之音来自微不足道的角落
    ——《丑石诗刊》主编谢宜兴、刘伟雄答诗人安琪问

脚手架
邱景华:舒婷:被遮蔽的另一半

石头记
三米深:那些溪畔的石头——2009丑石诗会侧记
从《乌鸦,在电视塔上》看刘伟雄诗歌的现代性
从《即使活得卑微》看谢宜兴诗歌的抒情性

封面:油画《内视的万象》/李明月
封二:诗/刘伟雄 文/羽单 画/李明月
封三:2009丑石诗会剪影
封底:油画《接近》/李明月


编辑出版:《丑石》编辑部
邮编地址:350003福州市鼓屏路116号2—601室
电子邮箱:choushi85@163.com
丑石诗歌网:http://www.choushi.com

——————————————————————————————————————————

【相关链接】发刊词,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4c787d0100hg1l.html


                            宿命的石头

    《丑石》改刊了!写下这几个字,心头竟有许多感慨,为《丑石》,为诗歌,也为我们自己。
    从打字油印的纸刊到四开胶印的小报,到对开胶印、定期出版的大报,从1985年5月创办到2002年1月被《诗选刊》评选为全国5家“最受读者关注和欢迎的民间诗报刊”之一,《丑石》像一只蜗牛,前进的步履是缓慢的,但回首来路,却也在我们已经的日子里留下了一条绵长而曲折的足迹。
    这两年由于各种原因,《丑石》没能定期出版,许多诗友在见面时或在电话里不时问起。朋友们的关心表达了对《丑石》的肯定与期望,在我们看来也像无形的催促与鞭策。当然,也有些朋友质疑我们办刊的意义,甚至规劝我们放弃,我们也感受到了另一种更体己的关切。
    我们也知道现在诗歌民刊很多,虽说都在为诗坛添砖加瓦,但多一砖或少一瓦又怎样?同样,客观上《丑石》也在为汉语诗歌建设尽一份微薄的力量,但主观上我们更多的是出于对她的爱!《丑石》与我们的青春同行,她寄托了我们的青春情怀,多少不舍都源自于与她与诗歌有关的岁月与记忆。
    其实,诗歌之于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当今诗坛尤其是诗歌与网络结缘之后,诗歌产量数以万计飙升,而诗歌的读者面、传播力却剧降。十九世纪普希金《致诗友》中的忠告,仿佛就是写给今天的我们:“就是没有你,诗人已经够多。他们的诗刚一发表,世人就已忘掉!”相信不少诗人和我一样有过这种自诘:写诗有何意义?我多次说过,诗歌首先只对诗人本身有意义!但也因为哪怕只有一个读者甚或就是诗人自己,诗歌就有她存在的理由,因此,似原上离离之草,诗歌永远生生不息!
    常常想起希腊神话中西绪弗斯的传说。囚禁了死神的西绪弗斯被判将大石推上陡峭的高山,每次当他尽全力将大石推到接近山顶时,石头就会从他手中滑落回到原点,年复一年,徒劳着也悲壮着。
    对于《丑石》,对于诗歌,有时真分不清我们(乃至所有民刊主办者、民间诗人)与西绪弗斯究竟谁更像谁?是传说中的他预演了我们向上的努力,还是现实里的我们复制了他无望的劳作?
    也许,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这样一块宿命的石头:我们不能不推,甚或终生推动,但永远也推不到顶点!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