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窈窕深谷简读安琪诗作一组  

2009-12-26 15:15:00|  分类: 人论安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生歌/安琪(当代诗人诗选之九)

         作者:窈窕深谷    发表时间 2008-8-30    推荐程度  ★★★★
    文章出自:湘滨文学网 www.4808.com  
    原文地址:http://www.4808.com/Go.asp?id=41322

    寂寞作为从宇宙众相和现实人生中抽绎出来的人的根本性存在状态,由于它是本真的,反而获得了一种难以磨灭的美。人的本然是寂寞的,人独自面对这世界,这世界在顷刻间有万物湮灭。谁能倾听他人的笑声、哀泣?谁又能触摸他人内心的恐怖、憧憬?
  立于寂寞,于寂寞中窥见存在的真谛。寂寞所引起的对宇宙人生的新鲜感和惊异感,寂寞对人的一切“渺小、可笑、猥琐”的摈弃,促使人对自身的生命意义和存在方式进行探索。
  诗的踪迹是飘忽不定的,因为诗追随着变幻莫测的思。
  捕捉在心底瞬间流过的情绪的音乐或思想的图画,将之在一刹那定格,刹那间获得“永恒”。在这里诗的雕塑的品质不单单给予一种外形的“美”,而在于它能成为诗的内在骨架,透射一种摄人魂魄的“真”。
  这种“直观”是一种对物的原始静观,它超越现实表象的流动性和凌乱感,而直抵物的核心。这种直观是诗人内在的心灵流动,它诉诸诗人的“特殊”感官。只有用灵魂去“看”,用眼睛去“听”,诗人才能从干枯的“古尸”里“看”出什么是纯净的真实,“听”到什么是永在的美。
  从诗人安琪的这组选诗中,我们能看出什么,又能够听到什么呢——

 


    浮生歌(一组)

 

                    安琪
  
  ◎在北京,在终点
  
  如果可能
  请允许我把北京当作我的终点
  允许我丢弃自己的故乡
  如果故乡是我的母亲请允许我丢弃
  母亲,父亲,孩子
  一切构成家庭的因素
  一切的一切
  
  请允许我成为北京的石头
  安置在大观园里
  或西游记里
  我愿意就是这样一块石头
  不投胎
  不转世
  我愿意回到石头的身份
  没有来历也没有那么多阅读的手
  指责的手
  
  在北京,如果可能
  请允许我以此为终点
  活着,死去,变为一块石头。
  
  
  ◎新年快乐
  
  新年,你都把我忘了,我觉得很突然
  被越来越大的时间吓了三跳
  头一跳在1969年
  我出生,鸡正好叫到
  鸡冠的位置
  第二跳在1992年
  我写诗,结婚生女,感到全世界的好
  都来了
  
  越来越大的时间在2004年跳了
  第三下,嘿嘿
  我不动,动的是12月29日20点49分
  满屋并不新鲜的
  空气其原因主要是新年到了
  带来那么多消化不了的雪
  和冷。虽然张灯结彩
  新年还是冷
  还是有些
  
  茫无头绪。实际上我已忘了新年
  我觉得很突然若干年前的
  若干年前我曾经那么渴望新年
  像一切成长中的孩子
  若干年后的若干年后我不像成人一样
  成长了。
  我把新年限制在一朵花里
  花开新年到
  花谢新年飞
  
  新年年年如此?噢不对
  想想看新年也老了
  我曾经在新年看见一天地的雪,天哪
  一夜之间新年
  白了头。
  
  
  ◎山海关
  
  以你为背景,阳光热辣,人头攒动,我们偶然相聚
  来到这里
  心中万千感慨,面上波澜不惊
  
  时间中的风声、中箭而亡的主人、马
  因为秋天总是空旷无云
  而春天百花,欢欣鼓舞,给我转世的躯体多了三分
  明媚,我生在二月
  瘦弱的母亲怀着我,从革命的动荡中逃离
  埋锅造饭,过小日子。黄昏的啼哭
  一双小手飞舞
  我生在闽南甜润的二月,空气中的花香
  鸟语,又怎是如今我站立的万里长城
  第一关的关
  可以比拟。
  
  人头攒动,我们偶然相聚,三个来自不同方向的人
  形成背景
  各自有各自的苦衷,有忘记了的前生
  看不见的来世
  三条静止的河流靠近了源头
  此刻,山海关前,有人挥手摆造型
  有人含泪
  背着梦到处走
  
  而我微笑,忆起闽南的亲人,他们都是
  搭在我身上的骨骼
  和血。
  
  
  ◎纪念一个在北京黑暗中独自坐在有光亮屋子的人
  
  纪念她的沉默
  她一会儿翻翻书
  一会儿看看电脑
  的浮躁,纪念夜色包围
  的窗内这间
  日光灯照耀的屋子
  和她一个人的
  绝望,人群像潮水
  说退就退。在属于各自
  的语境里栖息
  张狂或惶惑
  悉听尊便我只愿意
  纪念这一个漫无边际
  把自己抛到异乡城市
  的人虽然这城市
  学名北京虽然北京
  被视为首善之区虽然
  她完成了全部梦想
  醒来却茫然四顾
  虽然她是我的姐妹
  我一样不准备宽恕她
  我不宽恕她的出生
  不宽恕她的才华她高于
  常人的异常,不宽恕
  她莫名的情绪忽起忽落
  她曾经是个胸怀大志的人
  她理当得到
  这样一个归宿——
  在北京冬天渐渐临近的
  黑暗中独自一人
  享有,灯市西口75号
  中科大厦
  A320
  的光亮
  
  
  ◎意外
  
  我越来越管不住我的身体了
  (是的,管不住就让它烂吧
  烂吧,烂吧!)
  可是我管住了我的眼泪(多么悲惨!)
  我问,这是怎么啦?
  一切没有预设但终究是来了
  肥胖的路程
  八百里秦川一路绵延
  当我望向窗外,那一瞬的苍茫终究是来了!
  我闭上眼
  但泪水还是没有流下
  
  
  ◎爸爸,我看见你松弛的小肚微微感到心疼
  
  北方十月,早已入秋,南方,依然可以
  光着膀子以至于我看见你的小肚松弛在漳州
  我曾经熟悉的家里爸爸,我看见
  你松弛的小肚微微感到了心疼
  你的老婆我的妈妈在厦门,你在漳州
  我问你为什么不到厦门你说
  这里有你的老朋友有你多年的酒肉兄弟
  虽然你已没有足够的钱用来挥霍但爸爸
  你依然热爱你声色犬马的过去生活
  你跟我细数你每月的开支,它们恰好用尽
  你退休后的每一个子儿爸爸
  原谅我的离去
  原谅我自身难保的北京现在
  当我到邮局取款,把微薄的纸币塞到你手上
  你略微羞涩的推却让我感到罪孽深重
  让我感到,死亡真的不需理由
  就像此刻,一个年轻的诗人自杀而亡,他丧失了
  他的责任而其实,他只是在逃避但爸爸你说
  你很安慰我没有死在你的前面在接待电视台
  采访我的午餐上你说
  你有了一个可以录制成光盘的女儿,她足以匹敌
  你所有老朋友的孩子们贡献出来的房子
  车子。爸爸,我也很想贡献给你物质的晚年
  但我已不能
  但我已踏上不能的不归路
  在时间有限的长度里,我在加大它的宽度和厚度
  我拥有来世却没有今生,在镜头前,我如是说。
  
  
  ◎极地之境
  
  现在我在故乡已呆一月
  朋友们陆续而来
  陆续而去。他们安逸
  自足,从未有过
  我当年的悲哀。那时我年轻
  青春激荡,梦想在别处
  生活也在别处
  现在我还乡,怀揣
  人所共知的财富
  和辛酸。我对朋友们说
  你看你看,一个
  出走异乡的人到达过
  极地,摸到过太阳也被
  它的光芒刺痛
  
  
  ◎很快
  
  很快,我就要离开你们
  回到我的异乡,必然会有些
  胆怯,和不适
  我将把钥匙插进陌生的孔里
  看见一些僵硬的微笑
  我将很快熟悉
  这阴暗的处境并摸透它
  狭窄的通道。在北京的初冬里
  很快我会踏上薄薄的雪
  如果我足够勇敢
  我将奔跑,活得像一个
  有理想的人。
  
  
  ◎恐惧深如坟墓
  
  不断地呆坐,漫无目的地搜寻,看到越来越多的知识
  铺张过来,压疼了你的眼,和心
  
  恐惧深如坟墓,你这一生,做错的事不少,但都有故园
  亲人对你担待,你这一生,原本不打算安然走过所以你
  
  遇到的困难就接踵而至,它们有的埋在路口,有的
  不请而来,有的,来的时候笑着,走的时候
  
  却哭了起来。你这一生,总是被悔恨压着,恐惧深如
  坟墓,难得有破土,重见天日的一瞬,你不是
  
  帝王,因此你的恐惧也不是亡国的恐惧,你也不是一只
  鹰因此你的恐惧也不是失去天空的恐惧
  
  你是什么?你问我,我摇了摇头,看见大地摇晃
  我的恐惧深如坟墓,深如,坟墓中新爱的你。
  
  
  ◎为己消防
  
  也许无须劳动一个城市的供水系统为你消防
  时间一到,是非生死,自行解决
  
  为你着想,我希望你疏朗些,浑不吝些
  希望你像一头猪名王小波,特立独行,或者像
  
  牛身上的虻,这些执拗的小动物真好,一辈子
  就认准一个理,紧紧咬住,不摇摆,不心慌
  
  它们或哼哼,或默默,自己吞下不为人知的疑虑
  自己解决,是非问题,生死问题
  
  这些不依赖语言与思想活着的活物,代表了
  我一生的向往,我一生的向往,就是在一个
  
  所处非人的时代,活得,像一个人。
  
  
  ◎一个丧失爱的能力的人
  
  她坐在黑暗里,我对她说我爱,她无动于衷
  我拉她到阳光下说我爱
  她无动于衷
  
  我给她水她喝,给她玉米她吃
  给她床她睡我对她说我爱
  她无动于衷
  
  火的阴影爬到她手指
  沙迷了她的眼
  疾病在喉,有些痒有些疼我爱,你该喊叫
  
  但她不发一语
  她这样麻木已经很久了,一个丧失了爱的能力
  的人我爱。
  
  
  ◎给外婆
  (外婆:苏阿莲,外公:江锦锥)  
  
  你蜷缩在狭小房间宽大床上的身体
  如一团卷皱的纸外婆,你不能动的右手
  摊放着左手努力伸起迎着我的手它们
  颤抖着哭泣着拥在一起外婆
  
  它们有着互相呼应的血统!而与之呼应的
  你的丈夫我的外公正在客厅的桌上
  以遗像的姿势存在。他们哭过的红眼睛
  和白色身影在忙碌——
  我的父亲母亲大舅二舅
  大舅母二舅母和表弟们
  
  因为死亡,我们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我们看见死者的死和生者的必死外婆!
  你说别哭,别哭,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外婆你说别哭别哭
  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你的手绵软无力它们累了,这一生你用这双手
  撑起一家十口人的吃和胃
  你有六个儿女,两个公婆,一个丈夫
  你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卑微的命运
  你有先外公而来的中风和瘫痪而最终
  你死在外公后面仅半年
  
  我们先是埋葬了外公再埋葬了你
  我们先是有了糊里糊涂的生之喜悦再有
  明明白白的死之无奈。
  
  
  ◎浮生歌
  
  鬼年将逝,歌之舞之,而一年的悲喜面孔就在将逝的鬼年
  浮现,不能回首,不能欢笑,不能流泪,此刻——
  
  人行道旁,树吐芽,光微醺,那些匆匆脚步裹起的灰尘
  不待风至就自个儿飞扬,灰尘中的模糊神情,傲慢
  
  或卑微,都是一年,都是浮生的大砍刀劈下的躯体,那曾
  令桃儿梅儿烂漫的时节,完成了任务就对着当今说往昔
  
  嗬嗬,哨楼上的朝代探出头,一脸茫然,总是假设自己
  活在一个虚拟的空茫中,总是游移、彷徨,无目的地接受
  
  也送出祝福。浮生一年守空床,如同莫名其妙的杜甫撞见
  战火中的新婚别。夜间老妪咳嗽,天明我亦咳,天的根基
  
  地的根基,在雕刻者赋予的生命上?说说,这个鬼年
  说说可怜的人已经没有眼泪的空眼眶,说说碎片的心
  
  抑郁的病症。再加上无人演奏的睡眠。不能回首,不能
  前瞻,沉默复沉没,看守孤独的人仍在死寂中垫了三块
  
  石头,她终于探出了17层窗外,他必须拉住她。反过来
  也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琪后记:本组诗除了《意外》为漳州时期作品,其余大抵创作于北京时期的2006——2008年,感谢窈窕深谷把这些悲伤的诗搜集出来并给予简评,都说浮生若梦,于今看去,均为残梦。叹。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