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山西日报》推出王文海作品专辑并安琪评王…  

2009-12-24 09:17: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09-12-21 04:26  来源:山西新闻网 山西日报 
 
《山西日报》推出王文海作品专辑并安琪评王…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王文海,1972年生,祖籍朔州山阴,长于大同,浙江大学管理学硕士研究生。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在《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北京文学》《飞天》《山西文学》《芳草》《读者》等海内外近20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共出版诗文集4部,作品入选60余种选本,曾获《芳草》全国大赛“新人奖”,第五届全国“乌金文学奖”,2008年《山西文学》年度诗歌奖等50余项奖项。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


写作是诗人的内部活动,当它形成文字,显现于外,便已脱离诗人的眼和手、思想与心灵而独自成立。如同每一件或精致或拙劣的工艺品摆放在时间的台面上,经由那些路过的身体去阅读与审视,并且对其横加指点或肆意批评。今天,当我面对王文海122首诗集结而成的诗集《王文海诗歌精选》时,我像那个本应匆匆而过的路人,一下子被眼前闪现出的诗歌质地而吸引,而停下脚步。


众所周知,王文海写作的时代并非一个诗歌的时代,娱乐和市场分流了诗歌的受众,诗人位列本时代不合时宜的人群之最。这点,王文海并非不清楚,他说,写诗的人和读诗的人同样都是这个社会的稀有元素。


只要想想人类的精神领域那一座座辉煌的金字塔互相辉映所形成的神妙格局,就足以令创造者自身神往。王文海就是这样一个创造者,他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北方。


这位出生于山西北部的小伙子,并没有裹挟在新世纪洪流滚滚的70后大潮中,而是沉默地在他脚下的土地上挖掘出了归依于自己的写作资源:北方。“北方”这一个更接近于稳固恒久的意象呼应了诗人内心的旷阔,而这旷阔中又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孤独,因其广阔而内心茫然的孤独。诗人如此写道:回到北方?回到冬天的心脏/回到肆意出没的狼群的故乡/回到……(《王文海诗歌精选》),诗人用一连十三个“回到”为我们铺陈了十三个北方记忆,这里面有牧场、冰山、大漠、海洋、野花、炊烟,一句话,诗人笔下的北方,包含了他所能理解并渴望印证的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它们深居在诗经时代的歌谣,唐诗宋词的气韵以及行吟歌手的民间传唱里。北方,寄托了诗人太多的历史情结,这一个北方,既是明确恒定的,又漂浮着一种明显的、连续不断的变化,意象间的转移在诗人丰富的内心勃勃有力地汹涌着,从一地到一地。


同样与《北方》有关的另一首诗是《北风》,这首很短,引用如下:一口枯井/两只蝴蝶/三根断木/四两尘沙/五朵黄花/六只喇叭/七分月色/八成醉意/九柄红烛/十场大雪。这首诗巧妙地采用了数量词加名词的句式构造,把风的形象通过物进行置换,而达到视觉中的真实,这真实,又仅为北方这块土地所拥有。可以说,《北风》一诗是对风的塑形与塑性,类似于“枯藤、老树、昏鸦”,是自然主义与象征主义的完美结合。


在解读王文海这两首与北方有关的诗歌时我发现,相对于大多数在写作中找不到北的时尚青年,王文海的写作是有方向感和归宿感的。于坚说,优秀的诗人应该既是古代诗人,又是现代诗人。前者体现了对传统的尊重,后者则是身为当代诗人无法摆脱的生存语境和写作参照。毫无疑问,王文海的写作传承了中国文化传统中自然之子、大地之心的一面,他怀念乡土,吟诵乡土,我们能够轻易地在他的《晋北·晋北》《山丹丹花开》等诗题中触摸到他对这一类型诗歌写作的情有独钟。


这个现在团中央挂职锻炼的小伙子,显然不愿意进入破碎的拼贴的后现代序列中,他的单纯一览无遗,他回望故乡的姿势总是有着那么一种落寞和质询,他说“先人们在河里成长生活直至死亡/一条河过了这座山还会有阻隔”(《一条河》),这里让我们重点感受一下后一句中的“过了”与“阻隔”所带来的生命冲决而出的快意与不断被抑制的无奈,这是河的命运,故乡的命运,也是诗人对发生于人类身上审美精神遭遇困境命运的不加伪饰与全盘端出。


王文海是诚实的,甚至诚实到不偷取现代诗写作中的种种技巧去炫耀他与后现代的与时俱进,他脱离时下流行的愤世、批判、责难等种种反传统写作趣味的诗作,看上去就像黄昏的九龙壁,“总把疼痛藏在黑暗中,像在暗示一种永远的不可能”。


在这122首诗中,我注意到王文海喜用的两个词 “春天”和“黄昏”,王文海写了各色各样的春天:故乡的春天,后花园的春天,短暂的春天,被羊群散开的春天,写在手心上的春天……这些关于春天的话题涉及到诗人使用诗歌语言对日常生活语言的趋同或异化,涉及到诗人对同一事物“春天”的观察力和想象力,同一个词汇在同一个作者笔下的反复出现还意味着,诗人在打开一个事物并进而确认该事物的能力在得到不断强化与追认。从这点上看,王文海是一个固执的写作者,在他还没有完全把握住春天的脉搏之前,他对春天是不会放手的。


关于黄昏,王文海用两个寺庙的黄昏引发了我的好奇,一个是《善化寺的黄昏》,一个是《佛光寺的黄昏》,黄昏和寺庙的关系是安详的、超然的,但那种苍凉的感伤同时也寄喻在黄昏之中。在善化寺,诗人感受到 “细雨如善化的甘露在洗涤俗尘/一座城市因钟声而暂时清醒”,在佛光寺,诗人说“其实真正出了寺院的山门/哪一处夜色又有什么不同?”寺院、俗尘、城市、夜色,在诗人看来,它们并不在同一平面上展开,它们的偏差是明显的,事实上,寺院所聚拢而起的另一个世界的氛围总让我们这些置身俗世的人神往却自叹无缘,诗人书写善化寺,书写德光寺,在传达了见贤思齐的出尘之心的同时,其表现语势的克制无疑透露出了诗人内心深沉的品质,正是这品质使诗人不流于世俗的低级趣味而显出了豪迈。


王文海说:“我把目光盯在了更远的前方,这是一条无止境的虔诚跪拜之路,辛苦,但我幸福!”这句带着某种仪式性的语句像波浪层层传递,不断推动诗人磨练诗艺,追求前进。


《王文海诗歌精选》是王文海出版的第四本作品集,是他近三年来创作发表于各类报刊杂志的诗歌作品的精选,他的题材涉及面之纷繁,对社会人生思考之细密,确乎判然有别于70后诸多诗人,作为一个个案,王文海的写作可以视为个人对一个时代所涵盖的方方面面的关注与呈现。

                                                                                ——安琪

 

 

 

《辽阔是一个人的事》

      (组诗)

 

 

无名的山谷

 

无名是一种自在,横躺在书法之外的山坡上

怎样翻身,都不带半个人字旁

在旷野里点灯,然后吹灭它,歌词只唱一句

然后就忘掉它,没有赞美,赞美会是一种亵渎

花是这个山谷的尘埃,色彩泛滥,让阳光受挫

挣扎是为了更快的坠落,我喊不出声,我窒息

我没有思想,没有爱和恨,甚至没有了名字

蝴蝶仿佛上帝发出的请柬,而我已成为一个溺水者

在哪里?去何方?一切都无关紧要

让高贵的孤独成为我一个人的权杖

我的江山,我的尘埃,我的是与非

 

 

 

 

陌生的羊倌

 

他蹲在烽火台下抽旱烟,像一个逗点

被忽略在了典籍的某一页

 

塞风在他的额头犁地三寸

终因土壤贫瘠,一生也没什么收成

 

只有那些散在长城边上啃草的羊

既是他的孩子,也愿当他的新娘

 

他的孤独比身后的历史还重,还长

他低着头,他的烟锅里又装了一块夕阳

 

 

 

 

散落在乡村的比喻

 

 

在乡村  一些词语在草尖上行走

它们互相呼唤着  搀扶着彼此的影子

风举高了它们的思想  阳光用大把大把的金子

来赎回四处散落的寂静和等待

 

那些顽皮的雨最先打开了童话  用七彩的圣杖

随意指点那些可以发光的河流和石头

一个人的村庄就像一个人的隐秘内核

紧紧包裹却又层层分离  像沉默的真理

 

在柴垛之上  挂着几滴鸟鸣

像透彻的露珠  不小心照出了乡村的忧郁

低过屋檐的云朵  带来了后山的消息

那里的桃花开得有些失控  像一次集体的抗议

 

 

  

 

我承认,我是山丹走失的暮春

 

会喊疼的春天才是我写下的诗句

即使有错别字,也是山丹生气的侧面

 

黄昏美到尴尬,美到不自信

多嘴的乌鸦在火焰里沉默

 

故乡和母亲永远是饱含泪水最多的词汇

我承认,这是在血脉里行走的暮春

 

随手抓一把红去涂抹暗处的伤口

飘起的蒲公英多像春天吹得口哨

 

请允许我把落日说成是一枚印章

泛疼得回忆里,遗憾是最后的落款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