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中国民间诗(报)刊主编访谈之《诗歌与人》…  

2009-12-22 11:59:00|  分类: 安琪访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丑石诗刊》“中国民间诗(报)刊主编访谈”之《诗歌与人》黄礼孩篇】

 

我一直以来并不觉得《诗歌与人》是我的,它是这个世界的

——《诗歌与人》主编黄礼孩答诗人安琪访谈 

 

提问:安琪

回答:黄礼孩

时间:2009年12月22日

地点:北京——广州

形式:网络 

 

1、《诗歌与人》创刊至今一直走的是专题取胜的路子,为什么会想到走专题呢?

《诗歌与人》创办之初,我没有明确想过要走专题这条路,是做了70后和中间代这两个选题后所带来的启发和思路。一个刊物要办得有特色,它必须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如果大家办的诗刊都是一种模式,势必造成资源的浪费,也变得单一。好的专题不但是一种创意,也是一种挖掘和发现。

 

2、创刊至今一共做了多少专题?哪个专题难度最大?哪个专题最有成就感?哪个专题你觉得还不够如意?

几乎每一期都是专题,每一个专题做起来都有难度。做得满意的是70后、中间代、完整性写作等概念,中间代、完整性写作概念是刊物首次提出,具有一定的诗学价值。在女性题材上,我们的策划也是一个亮点,如《最受读者喜欢的10位女诗人》《中国女诗人访谈录》《中国少数民族女诗人诗选》等,这些女性选题都是国内首次推出。一个有影响力的刊物必须有广阔的视野,对于诗歌来说,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汉语诗歌,推介国外诗人的诗歌成为我们发展的另一个方向,如《安德拉德诗选》《俄罗斯女诗人诗选》《国外五诗人诗选》等。我们还做了“柔刚诗歌奖”诗歌专号、一个批评家的诗歌档案等。2009年,我们做的《新诗九十年序跋选集》是一个大的工程,该选题具有史料价值。在专题的策划上,我侧重于没人做的,或者做不好的部分,尽可能更立体更丰富去呈现一个有效的诗歌现场。对于我言,每一个专题做起来都不容易,都有这样那样不同程度的难度。做诗歌杂志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每个选题做完之后都会发现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做得最失败的一个选题是《19272007中国诗歌漂流书》,这本书我们只用手工做了十五本,在佛山的“诗歌与人.诗歌节”上漂流,想就此进行流动式的漂流阅读,半年或一年后回到我的手中,我把大家的阅读札记一起附在书上再正式出版,但两年过去,没有一个人把书给我寄回。这是一次非常浪漫的诗歌行为,可惜最终夭折,估计诗人都赖得去邮局或者想据为己有。最近做的《我的小学生活》是一期以诗人的小学生活为题材的专题,散文体的,专刊出来后受到欢迎。

 

3、记得《诗歌与人》创刊号做的是70后专题,当时你在各省都约了一些组稿人,我也忝列福建组稿人。此后,我们又一起合作了“中间代”。事实上我内心深知,代际命名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举动,是在前面已有众多命名的基础上的自我确证。你作为70后概念的主要推动者,对这一概念及诗歌史上的命名热有何见解

作为后起之秀或新人类,你必须有自己的方式。做70后这个专题,事实上是一种方式。我知道在诗歌的前面加任何定语都是多余的,我也知道70后诗歌不是一个诗歌流派,顶多是一个概念。但在当时知识分子和民间写作的背景下,七十年代写作的诗人如果自己不去争取自己的位置的话是很难引起关注的,可能会遭遇被淹没的命运。后来与安琪你合作命名的“中间代”,也是某种危机的表现。“中间代”这个命名也不是关乎诗学或美学的,而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尽管如此,这两个概念还是被诗界叫开了,并开始应用到方方面面中去。我并非热衷于命名,所有的命名都带有功利的色彩。诗歌命名一直为人诟病,诗歌命名也就为他人树起靶子,但我们好像又难于摆脱命名的宿命。命名是权宜之计,它只有一个好处就是便于宣传,便于批评家和史学家就这一诗歌现象进行梳理、概括、批评,肯定或否定。

 

4、众所周知,黄礼孩是个集诗人、批评家、编辑家为一体的复合型人才,我很好奇什么样的成长经历成就今天的你?请细谈。

说我是诗人、批评家、编辑家,这是朋友们和媒体的美意,我愧对这样的称呼。我的理想是努力去做一个诗人。在我看来,写出一些自己满意的诗篇是一件令人喜悦的事情。一个诗人毕生的精力是要去写出优秀的诗篇,但一个诗人如果还能用不同的形式说出更多,这对于丰富自己的心灵也是必要的。诗歌的写作和其他文体的写作毕竟不同,所以我试着写写别的文字,比如诗歌笔记。诗歌札记的写作让我的文字有了穿透力和思辨的精神,虽然我没有严谨的学术背景,但诗人式的评论有更多的诗性情怀。而作为一个编者,更需要写作的经验和阅读的敏锐,需要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就这样,我断断续续写了一些文字。最近把这些文字收集起来,出了一本评论集《午夜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这里的,但我知道当一个诗人是我最高的理想,而一个优秀的诗人自然也是一位好作家。一个只会写诗而不会其他文体的人多少是可疑的,同样一个诗歌刊物的编者应该具有想象力和整合能力。我想,可能是这些想法,让我走到这里来。

 

5、你的诗歌一向以光明为题材核心,语句上也清新灵动,那些与死亡、阴暗、腐烂、分裂等状态有关的意象很少出现在你笔下,我想这与你的诗歌观有关,你的诗歌观?

死亡、阴暗、腐烂、分裂这些题材,作为一个诗人是不能回避的,我的生命中或多或少经历了这些,但这不能表明我一定就去写这些。我最初的诗歌观念是想在诗歌中尽可能呈现美的一面,现实如此不堪,有时不愿意触动这些题材。一个诗人对某类题材天然具有可塑行,也就是诗人跟某种气息之间天然有着微妙的关系。我对人性温暖、怜悯、关怀、爱、勇气、明净和纯粹的事物都有着说不出的亲近,也许是童年的母爱,也许是赞美诗的纯净,也许是自然的美给了我这些。但我的诗歌中也写到死亡、阴暗、腐烂和分裂,只不过这部分没有放大来写,所以这中间黑暗的力量没有壮大起来。对黑暗和残酷命运的书写需要一个人内心有更大的控制力,也就是说,你的内心足够强大才能控制这个魔力为你所用。阴暗也是一种力量,唯有内心的光明才能与之产生冲突,才能构成复杂的精神世界。相对于之前的写作,我试图在文本中植入更多的思考,唯有以此才有更大的感受力。

 

6、这些年你写了大量的诗评、画评、影评、乐评,我首先惊讶于你的时间,其次惊叹于你的博学,你的时间大抵如何安排?你的阅读史又是怎样的

除了诗歌,我还喜欢艺术。这跟我在艺术界工作有关。诗歌之外的艺术世界同样是丰富多彩的。我觉得人生分多种境界,文化人生大概是最高的境界,也就是借助杰出的思想,你可以感触到更为宽阔的世界,你的心灵因之丰盈。这正是我对艺术感兴趣的原因。每天,我都在忙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要想设计方案、写晚会文案、主持人串词、编刊物、接待外地来的朋友、给报纸写专栏、与艺术家聊天、看电影什么的,时间变得鸡零狗碎,这对于阅读和写作都是一种伤害。我的阅读很杂,没有什么系统的阅读经历,读诺贝尔文学奖大师们的作品多一些,艺术随笔也是我爱读的。

 

7、诗人们因为个性之极端,几乎很难获得众口一词的好评,你是例外,我还没听到有人对你有不满之词,我想这与你的处世态度和性格特征有关,请给自己画个像。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个性。我小时生性自卑,在成长的岁月里才慢慢找到自信。一个人的内心精神资质直接影响到他对世界的判断。我愿意去相信这个世界是善良的,在与人相处时,付出自己的真实和真诚,即使你因此受到欺骗也没有损失什么。我想,你给这个世界报以什么,这个世界也会回报你什么。我没想过要去做一个人人都满意的人,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不委屈自己,也不迁就别人,尽可能做到大家都舒适。在生活中,我只想做一个爽朗的人,清爽明朗,自然自在。

 

8、“诗歌雷锋”黄礼孩迄今未婚,为什么,是择偶眼光太高吗?你认为理想的爱情应是怎样的?

如果说与诗歌相遇是一种缘分,那么婚姻也是一种。“美人,起来,与我同往”,我在等待这一天。理想的爱情应是两情相悦,弥久而新。

 

9、广东是个商业气息浓厚的城市,新世纪以来因为《诗歌与人》和《诗生活》等诗歌刊物和网站的存在,而令全国诗界瞩目,和许多地方的民刊和网站打地方牌不同,你们两家走的都是包容开放的编辑思路,这与广东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敢为天下先的风气很吻合,对你生活的这个省份和城市,你有何说辞?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广东诗歌并没有受到外界的关注,这是因为广东诗歌没有为华语诗歌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广东诗歌有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广东诗歌集聚一批有实力的诗人,他们是外来的,也是从本土成长起来的。他们写作、办刊、办网站,把诗歌广东弄得风生水起。但广东毕竟是一个商业城市,这里的人都很现实,也很实在。广东对诗歌并不重视,如果说这些年有影响的话也是民间搞起来的。诗歌在民间,而不在谁的手中,这正是诗歌活跃的因素吧。广州是一个没有品味的城市,在这里生活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在这里做事还算可以吧。很多时候,我觉得诗歌没有地域之分,所以做刊物也就少了地方意识。诗歌是自由的,从刊物的层面来说,它不是思想或哲学,它是一个刊物的精神气场。只有自由的刊物才能呈现自由的诗歌。

 

10、“礼孩工作坊”是一个神奇的工作室,它源源不断输出的诗人诗集以其精美的书装设计和高品质的内文质量而令人难忘,能具体说说你的工作室吗?

我记得你来过我的工作坊,好多年了,还在那里。工作坊实质上是《诗歌与人》和《中西诗歌》的编辑部,在做刊物之余,平时为几个出版社做些版式和封面的设计什么的,也跟出版社合作做点自费书。政府部门也会找我们做一些创意文化。我们三四个人,除我以外,他们都不写诗。我大概是工作室的艺术总监吧,我不懂电脑,他们有技术,所以我们平时要通力合作。这就是我事无巨细地忙碌的缘故。

 

11、《诗歌与人》的创办无疑已是新世纪中国诗歌史的重大事件,它所获得的一系列荣誉也为我们所熟知,对它的未来,你作为创办人有何进一步的设想?

《诗歌与人》今天能获得一些荣誉,我感到十分的惊讶。有时候,我回头看看,感觉这一系列的选题不是我做的,我自己没有这个能量,我相信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帮着我,才有今日的《诗歌与人》。所以我一直以来并不觉得《诗歌与人》是我的,它是这个世界的。很多民刊的命运是自生自灭的,我不知道《诗歌与人》能走多远,如果有一天消失了,这就是它的命运了。今天在网络时代,纸刊已没有什么优势,但也我想,无论是纸刊或网络都是形式,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赋予它自由的思想、独立的精神和持久的激情。作为民刊,它应该比体制内的刊物更有创造力和敏感度。做刊物就像写诗一样,你不知道下一个句子会出现什么,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12、请给诗歌下一个定义。

诗歌是不能定义的,这正是诗歌的定义。

————————————————————————————

 

中国民间诗(报)刊主编访谈之《诗歌与人》…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诗歌的好孩子黄礼孩。http://blog.sina.com.cn/u/1269678111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