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欢乐的悲歌和成长的挽歌  

2009-12-21 19:57:00|  分类: 安琪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欢乐的悲歌和成长的挽歌

——解读老巢诗作《我们还在》

 

                                    文/安琪

 

2005年春节,蜗居北京的老巢接到凤凰卫视执行台长同时也是他十几年哥们的老乡刘春先生的短信,告知他已正在回安徽过年的列车上,华灯初上的北京,时有零星鞭炮声响起,那是京郊百姓的片刻偷欢,禁炮的北京城里一片沉寂,虽是一年一度的大节日却比往常多了几分荒凉和冷寂。时正患手机短信综合症的老巢在对好友和故乡的遥思中随手捏下如下一首短诗,题为《我们还在》:

 

以前我们狼狈为奸/狼还在  狈没了//以前我们衣冠禽兽/衣冠还在  禽兽没了//以前我们酒肉朋友/酒肉还在  朋友没了//以前我们寻欢作乐/我们还在  欢乐没了

 

老巢在把这首诗发给刘春的同时也群发给了独自在京过年的诸多好友,这里面就有一个我,而我也在接到这首短信诗的瞬刻认定:经典出来了!考虑到大多数人的心理,我应该在前面加一个定语:老巢的经典出来了!所谓经典,指的就是具有典范性、权威性和经久性的传世之作,它是历史选择出来的最有价值最能代表本行业精髓的最具代表性也最完美的文本,当我们在“经典”前面加上定语“老巢”后,以上表述就可以成立,也就是,2005年的这个春节,因为刘春,老巢用手机捏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经典文本《我们还在》,它具备独属于老巢的典范性、权威性和经久性,无疑也具备适合于大众的动心之处和流行传诵。

这是一首过目难忘的短诗,全诗只八句,采用的是成语拆字手法,所拆的成语均为习俗上所称的贬义词,无论狼狈为奸,无论衣冠禽兽,无论酒肉朋友,无论寻欢作乐,都是常规意义上不入流也因此不宜入诗的构词,但恰恰是这样四个极具低级趣味的成语却在诗人笔下被加以有效的拆解而形成物归原主各回其位的本质品性,实在是诗人人生智慧和人生历练所达至巅峰状态的产物。我们来看看这四个成语是如何在诗人笔下得到物自体本该回归的所在。第一个“狼狈为奸”,说的是狼和狈这两种动物,因为生理限制——狼的前腿长,后腿短;狈则相反,前腿短,后腿长。狈每次出去都必须依靠狼,把它的前腿搭在狼的后腿上才能行动,否则就会寸步难行——而必须互相配合才能跑得快也才能更好地做事,这种动物间的生存摸索形成的默契却被人类强行指认为勾结做坏事并且名之为“奸”,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邪恶。于是在诗中,诗人把狼和狈分开,既然狼还在,狈没了,那么,你们所认为的狼狈为奸的可能也就不存在了,坏词于此获得好的结局。同样的第二段之衣冠禽兽、第三段之酒肉朋友、第四段之寻欢作乐,也都因为词汇的拆解而让词汇回到词汇的本来意义,所谓禽兽原本就是禽和兽,酒肉,原本就是酒和肉,欢乐,原本就是欢和乐,如果没有辅之于衣冠、朋友、寻作,它们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不含感情色彩的词。《我们还在》一诗中所采用的经由成语拆解而达至的“坏词用好”的手法事实上呈现了诗人个我创造力个我经验生成中所重新施与语言的魔法术——被人类经验打磨规定的一些个含有固定意义的构词被富于想象力的诗人重新擦亮和命名,这是诗人主体意识的胜利。

但必须再深入探讨的是何以是老巢而不是其他诗人写出了这样一首诗?我们说,任何一首经典诗的出生都有它的偶然和必然,诗人因为刘春回家过年引发的狼狈分离的感慨一开始也许是一种惺惺相惜好友间的调侃,而随着诗歌往下的走向诗人渐渐进入到了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悲伤恒久、欢乐短暂的哲学命题,人生说到底是荒凉的因为最终有一个“死亡”的结局等在必然的路上,这是老巢持续至今的人生底色,熟悉老巢的人都轻易感受得到他壮怀激烈的英雄主义和沉湎酒乐的悲观主义之杂糅,因此也只有他,才能写得出这样一首充满人生悖论的诗,这是我想说的必然。人生是一个越往前走越看得见最终结局——“死亡”的过程,“死亡”之确定及“死亡”何时光临之不确定,使放纵和绝望都无需理由,你放纵的欢乐因为欢乐这东西多么虚无,欢乐正如花之盛开,盛开之后就意味着凋零也许倒不如通往盛开的过程来得缓慢而有所期待。你欢乐之后的绝望多么绝望因为没有欢乐的“我们”还在,当诗人说,“我们还在,欢乐没了”,全诗的主基调——本以为自己能把握生命的物质之酒肉精神之欢乐的能力在突然之间发现一切无非幻象,一切终将破灭——的无力和宿命,就这样,被端到了诗人面前,也让读者自我惊醒——谁也无法破除被无辜放逐到这个世界所随身带来的欢乐短暂的魔障。

这是一首欢乐的悲歌,同时也是成长的挽歌。每一段的起始词汇“以前”,使时间有了可以追踪的线索,这是一首回望的诗,在中年,在暮年,回望者无法阻止感性直观不断扩大年少无知的轻狂和放任,而每一段的“还在”“没了”像阴阳二剑交替出手,以肯定和否定的决绝一进一出刺入这个物象世界中矛盾、困惑、迷茫着的感知者。

 

                                                  2009年12月21日

 

我们还在

 

                老巢

 

以前我们狼狈为奸

狼还在  狈没了

 

以前我们衣冠禽兽

衣冠还在  禽兽没了

 

以前我们酒肉朋友

酒肉还在  朋友没了

 

以前我们寻欢作乐

我们还在  欢乐没了

 

                 2005年春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