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2009年丑石诗会侧记/三米深  

2009-11-29 19:57: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溪畔的石头

                   ——2009年丑石诗会侧记

 

                                                 三米深

 

2009年9月4日到6日,由《丑石》诗报主办的2009丑石诗会在福建霞浦杨家溪风景区举行。与会人员有诗人、诗评家谢宜兴、刘伟雄、邱景华、伊路、安琪、探花、冰儿、叶青、三米深、林典铇、林亚等。

 

深夜里的集结号

 

诗会的集结号是在深夜吹响的,一条条短信在星空中穿梭。对,时间就定在周末。地点:霞浦杨家溪风景区。诗人聚会,老喝得酩酊大醉有什么意思?欧阳修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要像谢灵运那样,走到溪山之间去。

 

9月4日下午,在福州鼓屏路116号门口集合。诗人冰儿专程从厦门赶来。这条从厦门通往福州的高速让冰儿很晕,2007年丑石诗会,她坐到泉州就晕倒了,半途而废,换了辆大巴又回去了。这回终于坚持到了福州。福州到了,杨家溪还会远吗?

 

汽车载着谢宜兴、伊路、冰儿、叶青、三米深开上了高速。谢宜兴说,丑石诗歌网改版上线,好版主石湾重新上岗,不少朋友也回来了。论坛做起来,大家有个交流的公共平台。三米深说,这回网站的改版,配色很好,很舒服,看起来不再像新闻网站了。

 

高速公路在山海之间穿行,车窗外的滩涂、渔排、岛屿,像流动的风景。谢宜兴说,2005年我们在三沙港开版主会议,虽然去了杨家溪渡头,看了那里的古榕群和枫香林,但时间太短了没能尽兴,这回以诗歌的名义,在杨家溪开住上两天,大家好好感受一下杨家溪的美。

 

诗意的渡口

 

诗评家邱景华在宁德上车。抵达杨家溪的时候,已是黄昏,汽车经过渡头枫树林和大坝的时候,2005年的那场聚会历历在目。大家回忆起,那个大坝曾是大家合影的地方,而那时作为背景的火红的枫树林现在还是一片青绿。

 

汽车继续沿着杨家溪往里开。傍晚时分,景区里没有什么游客了,山上怪石嶙峋,潺潺的流水声格外悦耳,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这就是杨家溪的呼吸。

 

车子在一片依山而建的山庄前停了下来。山庄面朝杨家溪,前面立着四根图腾柱,房子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十分典雅。此时,恰好一架喷气式飞机从空中飞过,在太阳的照射下,飞机排放的气雾像珍珠一样晶莹剔透。不久,专程从北京赶来的女诗人安琪也到了。

 

安排好住宿,大家要到杨家溪对岸进晚餐。一路上,风景格外幽静。从山庄到渡口,大约十多分钟的路程。两艘木船停在水边,缆绳连接着两岸,没有船夫,全靠一个滑轮。小小一个滑轮,就拉动了这么多诗人,真有意思。站在船上,清风来来往往,诗人们的心也静了。

 

上了岸,再走几步就到了一座掩映林中的竹楼。大家为相聚,为重逢,为诗歌而干杯。餐桌上满是山珍和河鲜,话语间满是情谊和诗意。走出竹楼,红灯笼亮了起来。在漆黑的夜色中,大家拉着缆绳过河,看着月亮慢慢地爬上不远处的山岗,让人有一种写诗的冲动。溪流藏身于夜色,一座座漆黑的山峰,正如鲁迅笔下的“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

 

正是农历十六,月亮格外皎洁明亮。大家散步到乘竹筏的渡口,赏月吟诗,谈天说地。萤火虫在草叶间飞舞,冰儿、叶青还爬上了停在岸边的竹筏。没有一丝灯火,只有月光和星光,仿佛回到了古代,安琪朗诵起了她的新作《两个古人在相爱》。今夜的杨家溪属于这群幸福的“丑石”。

 

创刊号上的“开卷人”

 

第二天,大家都起了个早。邱景华、冰儿、三米深去攀登住地附近的青龙寺,俯瞰杨家溪的秀丽风光。邱景华近期主要致力于郑敏诗歌的细读,他和冰儿一路上讨论了外国的诗人和诗歌。而叶青则一个人跑到竹筏码头,正好遇到当地人在竹筏上切菜,就跑到竹筏上拍了好些照片。

 

霞浦诗人探花、福鼎诗人林典铇都是在早餐时赶到的。一个人拉绳过河,让他们费了不少劲。在“丑石”诗人里,探花像个神秘人物,出现得突然,消失得无声。原来这两年来,探花专攻摄影去了,而且成绩喜人,在国际上还获得了金奖,加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探花谦虚地说他都只是玩。安琪说,诗歌、评论、摄影、网络,玩什么都玩得这么出色,真是不可思议。

 

用早餐时,本次诗会的发起人之一林亚先生现身了。谢宜兴介绍说,林亚是《丑石》的原始成员,《丑石》创刊号上的开卷之作《我们,这一帮乡村的孩子们》就是他的作品,朴实,感人。当时林亚在三明化工厂子弟中学工作,《丑石》没地方“制版”,专门寄到三明去打字,完了再寄回霞浦印刷、发行。中国五大民间诗报刊之一的《丑石》原来是这样创刊的,回想往事,大家都感叹岁月如梭。

 

吃完早餐,林亚第一个跳上渡船,拉着缆绳,带诗人们过河往会议地点走去。好像要带着大家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夏末的杨家溪,因为这群诗人们的到来而变得诗意盎然。

 

在抒情和现代之间

 

9月5日,星期六,阳光明媚。“2009丑石诗会”在位于竹筏码头附近的杨家溪管委会里正式开幕。墙上挂着鲜红的横幅。林亚以老“丑石”和东道主的双重身份致欢迎辞。诗会由邱景华主持。他说:“丑石诗群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在省内各个诗群中时间跨度应该是最长的,这与发起人谢宜兴、刘伟雄对诗歌的执着和人格魅力分不开。这次的诗会我们想换个形式,每一场都以具体的诗作为例,就某个主题,深入诗歌内部解析、探讨,进行相互间的碰撞、交流。”

 

接着谢宜兴、刘伟雄、邱景华、伊路、安琪、探花、冰儿、叶青、三米深、林典铇各抒己见,以刘伟雄诗作《乌鸦,在电视塔上》和谢宜兴近作《即使活得卑微》为例,对诗歌的“现代性”和“抒情性”问题展开讨论,从文本解读的角度,对现代诗的创作进行了深入探讨,并由安琪进行了记录整理。

 

为了使诗会气氛更加轻松、自然,下午丑石诗会的会场转移到了竹筏码头边的草地上。大家就《丑石》诗报的改刊问题进行了讨论,决定从2009年起,《丑石》正式由诗报改为诗刊,并针对栏目的设置等问题提出建议,刘伟雄还提出要编一本诗歌合集,九个人,就叫《九歌》。

 

夜晚,大家仍然意犹未尽,用过晚餐后,继续回到竹筏码头上“开会”。当诗歌已经无法满足诗人们的胃口时,话题也就天马行空起来了。叶青谈起了刮痧的经验并且当场示范,探花说起了网络黑客和病毒,听得大家一身冷汗。而在一场伸手不见五指的讨论过后,达尔文的进化论被打了一个大大的红X。

 

没有告别的聚会

 

杨家溪的第二个早晨,诗人们散步到断桥。那是一座横跨在杨家溪上的古桥,曾被洪水冲断,留下状如蜈蚣脚的桥墩梁柱,因此有了“断桥”的美名,成为杨家溪的一道风景。可惜如今断桥被接上了,给游人留下了一份遗憾。或许在诗人心中,残缺才是一种真正的美。正如丑石,它外表朴实、平凡,却是一首最美丽的诗。

 

因为前一天上午时间不足,对诗歌的抒情性的讨论不够充分。在邱景华的建议下,大家在刘伟雄的房间里,一边品着福鼎白茶,一边继续进行对现代诗抒情性的讨论,为本次诗会画上圆满的句号。邱景华说,这样的形式很好,诗人就应该用诗歌说话,这样的研讨具体而不空泛,今后的诗会还将陆续探讨“丑石”其它诗人的作品。

 

大家依依不舍地驱车离开了杨家溪。刘伟雄妹妹刘翠婵和霞浦县文联常务副主席张斌特地在霞浦县城设宴款待与会的诗人们。刘伟雄为大家讲述他小时候在西洋岛上的故事,生动形象,使人无法分清真实和虚构,诗人们听得津津有味。其实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说。

 

不像2005年的版主会议,2009丑石诗会的告别大家都没有流泪。因车窗外挥动的手,可以在丑石诗歌论坛上重新相握。这是一次没有告别的聚会,杨家溪一定会成为诗人们诗歌里又一个美好的意象。

 

                                           2009年10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