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刊登在《群岛文学》的诗  

2009-11-24 11:49: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群岛文学》2009年第5期(总第123期)

 (浙江岱山作家协会主办,主编:谷频,执行主编:舟子)

 

前沿

周海亮/眼镜,眼镜

鬼 金/屋顶

杨 光/逝水如年

 

实力

顾 艳/我的遐思录

安 琪/安琪的诗

陈先发/陈先发的诗

李亚伟/李亚伟的诗

周瑟瑟/周瑟瑟的诗

 

地理

薛家柱/旅游者的仙岛

陈  锟/三说衢山

毛文伟/秀山的韵味

李 越/穿越灵魂的旅途

 

精短

刘建超/高高举起手的胖胖(外一篇)

余显斌/品虫

姜铁军/最后的礼物

立  夏/小宝

远  山/像水草一样

黄学友/采访

鸿  颖/浅唱低吟

仲  彦/漫游古都

桃花溪水/五月,我行走江南的土地

 

百 家

厉  敏作品小辑

苗红年作品小辑

 

随笔

莫景春/经得起回忆的或经不起回忆的

的  当/错过花期的花朵(外一篇)

钟  翔/填坑

戈 戈/李斯的欲望像冰草一样

赵 雨/旧物

林枫雁/前面,后面,左边,右边

 

 

汉诗

娜仁琪琪格/青花瓷(外一首)

魔头贝贝/在从没到过的喜马拉雅山下

陶 春/避雨于城郊小镇的路边

苏兰朵/中年(外一首)

苏 浅/写下一个词语并且等待(外一首)

古 筝/虚构的钥匙(外一首)

三色堇/收藏(外一首)

麦 岸/潜行者(外一首)

李满强/蝴蝶兰(外一首)

黄 葵/合肥(外一首)

东野舟客/蚂蚁的翅膀(外一首)

林明忠/贻贝的紫衣(外一首)

铁 舞/冲滩的鲸的魂能否回到海里(外一首)

元 谷/没有意义的身体(外一首)

松彬之客/俯视过往的贤者(外一首)

刘学凡/阳光下的树(外一首)

曲 铭/沙土被沙土掩埋(外一首)

惠建宁/守候(外一首)

晴宝儿/喂养(外一首)

涂 灵/盎惑症(外一首)

何吉发/山谷

储 慧/海底的牧场(外一首)

王兰飞/补渔网的女人(外一首)

秀 水/月光下的白菊花

林宗申/可有些地方一直没有光

郭全华/我经久的怀想

张守刚/秋收

徐  赋/春江花月夜

符纯云/大风吹打的村庄

冰木草/故乡数他的最小

疏 篱/磨石

成都锦瑟/瓶中的十四朵向日葵

 

视点

黄 梁/复数的[我]-伊沙诗中的民间生活

汪国华/简单场景,缤纷情思

——————————————————————————————

【相关链接】刊登在《群岛文学》上的诗

 

《剪刀和牙签构成的角度》/安琪

 

5月10日,15时,23分,白纸下的剪刀

并拢双腿,不见锋芒,仅余

黑色把手,桌子上停顿。

十厘米处,一根牙签,乳黄色的尖头

被一本书不经意的

拂到椅下。它们构成的角度

正像你我此时此刻分居

南北,躯体百无聊赖在不同方向上

使力,沉默堆积成山

却还是无人攀爬

无人会在5月10日,15时,33分

突然光临,嘿的一声

说,你好。

 

                       2008/5/10

 

《在郑州火车站网吧为老爹而作》/安琪       

 

老爹,现在你在中国某处,醉酒狂欢,目光炯炯

似猛虎,你有永远直视的目光,舒展自信的笑老爹

你写草原写暴风雪写八女投江你狂热地爱着

诗和祖国那是给予你今天种种的主流祖国

而我,非主流。我非主流

非我想非,而是我看到的一切皆有可非之非

不要说我老爹就像我从不说你的不非

我们彼此依据各自的方式存在就如现在

你在醉酒狂欢壮怀激烈我在郑州火车站

网吧为姗姗而来的晚班火车打发这么

漫长的时光和更为漫长的一个人

的硬座:恐惧攫住了我,除了命

没有谁能陪我度过

即将到达的无助。

 

                    2008/9/28,20:21。郑州。

 

《水的骨头》/安琪

 

海有完整的皮肤在南方,清晨的海像羞涩
的小姑娘薄纱轻罩,正午,海浩瀚,平静
 
一次夜间,我和同伴住宿海边旅社,听见
晚上的海沉重、隐晦,似乎藏有无数死者
 
的幽魂。我听见风掀开海的皮肤,一层层
被掀开的水,没有白天的细浪也没有爽朗的
 
哗哗声。它们更像阵亡将士的骨头不断
推进,迈着秋风萧瑟的脚步,直接碾过我们
 
的头颅。死亡如此强大以至第二天清晨我们:
眼涩,脸干,头晕,脚轻,天地旋。
 
                      2008/4/10
 

《清晨倒影》/安琪

 

我们当然应该把自己关在清晨牛奶一般的语境里

我们当然应该把自己看作野菊、蓝葵、碎兰

看作秘密本身,关在清晨里。

夜晚的残骸被夜晚收走。

忘却一直在忘却,一直在,忘却。

其实我只是假装没有来历

假装并无时光供我怀念,也无风雨散漫的此生

用来流布。假设在清晨我们把石子一颗颗

从躯体掘出,啊,往事多么刻骨,每一颗

往事的石子都曾经带血

沾染着越来越密集的隐痛。

它们注定是牛奶中的三聚氰氨

注定让你我的余生被全盘倾空,在清晨

我们当然应该把自己关在画地为牢的终场里——

寂静唬住了我们,啊,一个概念化的想象

终于在虚无中获得证实!

 

2008/12/27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