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交上茶运/安琪  

2009-01-21 10:49: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中华合作时报》2008年12月9日“本期关注”栏目刊登本文《交上茶运》。存。——安]

 

交上茶运
 
                 文/安琪
 
我们闽南人称交了好运的人为“好狗运”,套用这个俗词就是,我最近交了“好茶运”。
先是五月中旬到济南开会,诗人戴小栋过来看我时带了六盒福建铁观音,2005年11月,小栋兄知我爱茶,专门寄了八盒崂山产的优质万里江茶过来,那茶脆、薄、绿,形状类似龙井,喝起来清新甘甜,实在很佳。后来公公送了三盒给朋友,我送了两盒给清华大学蓝棣之教授,算起来自己只吃了三盒,不免回味得很。
此番小栋送的铁观音刚好让我孝顺了父亲,父亲也是一个茶仙。我们闽南人喜欢称人什么什么仙,比如散仙指的就是清闲自在什么也不干的人,酒仙自然是好酒的人。父亲是烟酒茶样样仙,真是奢侈得很。好在我只遗传他一种:茶。
小时候家住茶厂,爸爸妈妈都在茶厂工作,我们一干小朋友中有一人的母亲是仓库保管员,于是那堆满一包一包茶叶的仓库便成为我们捉迷藏、摔跟斗的好去处。那仓库好大,茶叶包堆得好高,我们有时侯就在那里睡觉,直到下班要关门了才纷纷钻出来。
妈妈那时做的是捡茶的活,整个大车间条理分明的一排排长桌子围坐着一排排年轻的女工,她们用大簸箕装茶,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分捡出参杂在颗粒状茶叶中的枝,乌龙茶都是呈颗粒状的,而绿茶则大多呈长条形。这是我现在才知道的。
捡茶的辛苦在于你得讨好监管员,每一张长条桌子大约有二十个捡茶工,有一个监管员负责审查捡茶工是否把枝捡清楚,她认为捡不清楚的就要返工。妈妈工作细致,是小组长,返工的机会少,但是有一回她遇到了一个老邻居恰好和她闹过纠纷,于是妈妈惨了,不断被返工,都返哭了。
妈妈说,我的孩子以后再也不能做这种劳动活了。
她不让我和妹妹做任何家务,一心要我们读书,她说,拿了笔就不会受人欺负。
记得我和妹妹时常勾肩搭背到妈妈捡茶的窗外找她要钱买冰棍,我们不能进车间,就爬上窗台,两个人把脚伸进去,晃着晃着,妈妈就坐在窗台下我们就说:“你爸要买霜”,冰棍在我们闽南语里叫“霜”。全组人都笑了,因为我们说了粗话“你爸”,我们闽南人自高自大称自己总是用“你爸”,我和妹妹小,并不知道“你爸”是什么意思,于是拿来用了。
妈妈没法子,就给我们四分钱让我们去买“霜”,那时候一根冰棍两分。
爸爸在厂里当保卫干事,很好命,整天就坐在办公室打扣(闽南语“聊天”的意思),喝茶,估计他的茶瘾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
细想也不对,爸爸的茶瘾可能是遗传,我奶奶就很爱喝茶。小时候我每次去奶奶家总看到她的茶杯泡着浓浓的茶。奶奶的早饭就是茶水就饼干,我们每次去,她总要从高处拿下铁罐子,掏出几块饼干给我们吃。然后再给我们几毛钱。我因为长得像爸爸,又是长孙,得奶奶的宠较多,奶奶给我的钱就比妹妹多一些,奶奶交代我不要告诉妹妹,但我守不住还是告诉了妹妹,结果妈妈就生气说奶奶偏心。
但下次见面奶奶还是偏心多给我。妈妈说,我刚出生时奶奶抱着我喜兹兹地说:跟长春真像,跟长春真像。长春是我爸爸的名字,我爸爸长得非常像他爸爸,他爸爸就是我爷爷,我爷爷很早就去世了,是在爸爸5岁的时候去世的,所以奶奶看我长得像爸爸,自然内心欢喜。
我却是不怎么欢喜,因为我爸爸家族遗传基因特强,尤其是眼睛,那种小眯眼遗传到我,到我女儿至少已经四代了,我不知道我爸爸的爸爸的爸爸是否也是小眼睛,反正,我能看到的爸爸这一脉都是小眼眯眯。我女儿也说,妈妈,我的眼睛最难看了。我就说,你这话我小时候也经常讲。
然后我就对爸爸说,爸爸你真不自觉,这么难看的眼睛也代代相传啊。
爸爸说,谁说的,我这眼睛好看。
如果遗传了奶奶的眼睛就不错了,奶奶眼睛很大,很黑,头发也黑,奶奶到老的时候头上没有白发。
我现在白发也不多,不知会不会遗传她的基因。不过,茶是遗传下来了,而且比奶奶更甚,喝都不够,得吃。
我吃茶叶在诗歌圈是有名的,而且专吃绿茶。人家一泡茶可以喝半天,我是半天可以吃两三泡茶,真是动物凶猛。当然,这茶最好是好茶,劣茶吃起来伤胃,劣茶一泡吃下去肚子就开始饿和绞了。这也是经验总结出来的。
回到好茶运的话题就是,五月份我刚在济南接到戴小栋兄赠送的茶叶后就在五月底厦门鼓浪屿诗歌节上收到刘伟雄赠送的日海毛峰茶,因为是在故乡,因为爸爸爱茶,我把茶又孝顺了父亲。心想,回北京自己再买一些吧。
2006年6月6日上午,我突然想起在厦门时接到《人民文学》编辑朱零短信不知何事,就给他打了电话,他说没事,就问候一下。我说,我在王府井上班,你什么时候路过可来玩。他说,我正在王府井。中午,朱零在公司楼下打电话让我下去,说他有同事要办事没时间上来,我一下去,看见朱零赫然提着四盒茶叶并一打橙汁要送我,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正想中午到天福茶庄买茶呢。
我对朱零说,真不好意思,又拿了你的茶叶。朱零说,这可是好茶啊,碧罗春。我说谢谢谢谢,没什么好送你。朱零说,不客气,让你知道有朋友的好处。
我心一热,冲着这些朋友,也得渡过难关,安享晚年。
 
                           2006/6/7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