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安琪值一分”,杨春生如是说  

2009-01-12 16:42: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琪值一分”,杨春生如是说

 

                     文/安琪

 

经常和杨春生在MSN相遇,每次他发来一个笑脸,我就会问他:“在北京还是国外?”基本上每次他的答案都是国外。我知道杨春生常年在非洲承接重大项目,偶尔回国也是来去匆匆,北京、江苏飞来飞去。在我看来,杨春生是个有点神秘的人物,虽然他的性情是豪爽的,他的为人是坦荡的,我还是觉得他很神秘,这与我对他的了解不是很多有关。

和杨春生的相识始于2008年5月的某个周末,我突然接到诗友黄梵的短信,告诉我江苏诗人杨春生在京,他已给杨我的联系方式,杨会来找我。黄梵在短信中说,杨春生是个在诗歌和事业上均有作为的人。有了老朋友黄梵这番语词打底,我在接到杨春生电话时就一点也不陌生。双方约好中午在中视经典见面。一般情况,若有远道诗友特别是事业上有为的诗友来访,我都会立即电告老巢,希望他和这些诗友相识以便在诗歌和业务上有所行动。这是我内心的一个小忠厚,也是老巢很熟悉的我的一个态度。

中午,杨春生和老巢先后来到公司,大家互相交换名片,按杨春生的说法,他很早就知道我,原因当然与“中间代”大有关系,后来我在杨春生的简介中看到“中间代代表诗人”时,很有一种欣喜、亲切和自豪,我很希望中间代诗人能够自己认同这个概念,自发写在简介上,而非我强制要求,此为后话。话说三人见面,互换诗集、名片,这才看见杨春生来历不凡:研究生学历,60年代出生于黑龙江虎林的一个军垦农场,1978年开始在《诗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等发表作品,有诗集、经济论文集多部问世,还是若干电视剧的总编剧兼制作人。1991年淡出诗坛,10年后重返诗坛,2008年4月起,以“诗歌大使”身份坐客北京电视台,用诗人的眼睛和诗歌的语言讲述异域文化、异域风情和人生传奇。现任世界华人华商大会副秘书长、北京建设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世贸组织研究院研究员等。看得我是眼花缭乱,惊讶连连。

那天的谈话很有意思,杨春生听到我是漳州人时就说,漳州我去过,去的是长泰,我有一个朋友在那里投资马洋溪,邀我去看看,它那里的一句广告语还是我写的,就放在路边。我马上说,是那句“拐个弯深入理想”吗?

是啊。杨春生很惊讶,你看到了?

天哪,这世界真有这么巧的事。2006年我经常通过QQ要漳州诗友老皮出题给我写诗,有一次老皮就出了“拐个弯深入理想”并且说,这是通往长泰路上的一个广告语,我当场写完发给老皮,后来这首诗还和其他几首一起发表在《诗刊》2006年10月号上。我一边当场和老皮QQ告知此事:你出的“拐个弯深入理想”的主人在此。老皮也很高兴,和杨春生就着QQ互相问候。我则调出我写的诗作给杨春生看,一边说,这真是再也想不到的巧事。杨春生说,这就叫缘分。原诗如下:

 

《拐个弯深入理想》/安琪

 

拐个弯深入理想,他姥姥在门里说,哟

这么大清早也不怕一头雾水

就撞进来啦

 

我回答,除了死不能抢,什么都要先啊

 

姥姥不乐意了,她不愿听到死,呵呵

年纪大的人

总以为棺材里装着的,是他们。

 

其实,这世界的法则早已变了

老人们长命百岁

活得越久,越赖着不走,看看那些跳楼的

 

服毒的,翻车的,投河的,抹脖子的

吊颈的,什么什么的

哪个不是青春年少,正当韶华?

 

我年近四十,既不年轻,也不年老

我想从姥姥把守的门内找出理想

理想这家伙

有时像春天刚落地的娃娃,有时又像

他姥姥家的陈谷子烂芝麻

 

拐个弯撞见姥姥,我说,给我理想,我要深入

“什么?”姥姥问,“离乡?

 

你想离乡?你不是已经不要爹不要娘

独自跑到那个什么毛主席呆的京城

你还要离乡,你要去哪里啊”

 

哎,真是无法接受姥姥的耳朵

竟然把我的话拐了这么大弯。

 

                     2006/8/8

 

杨春生读完此诗后也说写得机智,我说,这可是我的经历史啊,拐了这么大的弯来北京深入理想。杨春生说,我都拐到非洲去了。呵呵。

有了这首诗的铺垫,大家更亲了。按理老巢要在蓝月亮请客,杨春生说不行,他另有饭局并且要我们一同前往。恭敬不如从命,我们三打个车就往国贸那里去了。在餐厅,我跟黄梵打了电话,告之我们已和杨春生对上暗号,我并且约请黄梵写一篇杨春生印象记,我们刊物正在做一期“诗性人物”,拟把杨春生收进来。黄梵自然义不容辞,爽快答应。

黄梵为杨春生撰写文章的题目为《他行动的光明所在》,文中黄梵说:“说诗性不光是指他的诗歌,也指杨春生不断用行动实践的各种事,这些事本身就极具吸引力。……在他已做的所有事情中,诗性是把它们连接起来的共同见解、冲动和美,不管外人是否能够觉察,它使他所有的行为有了自身的规律,一种隐匿在表象下的深刻解释。……”从黄梵此文透露的信息可以想见,和众多富贵后回报诗歌的诗人一样,杨春生也是这样一个“用十分优美的行动撰写了一首首诗”(黄梵语)的诗人,后来我果然在若干诗歌民刊上看到策划人杨春生的名字,内心知道这就是他资助的。

那天大家吃得颇为愉快,酒席上的杨春生充分表现出他见多识广,经历不凡的一面。杨春生有着东北人的高大,白净,发音标准,举止洒脱,应该是那种很吸引人的人。当他拿出新近出版的诗集《情域羔羊》说,这是他应某出版社诗人丛书之约用不到一个月时间写完的时候,我和老巢都笑了,真是激情燃烧。杨春生在离开诗歌10年又回来时,一点也没有落伍、过时之感,与他保持得很好的生命状态大有关系,也就是,这10年,他是个不写诗的诗人,他的生命他的视野他的情怀一直是诗的。

我喜欢杨春生写给“雪人”的一系列诗,在诗中,杨春生和“雪人”共同建立了一个乌托邦的世界,他们在林子里行走,相爱甚至斗嘴。很明显,“雪人”是个闪烁在杨春生灵魂空间的一个美丽女孩,我更愿意当她真实存在,这使我对杨春生保有一种好奇的探究心理:一个有情趣的男人,他的“雪人”是什么样的?

2008年6月,杨春生开始用诗歌为中国诗人,主要是他的朋友写诗画像,我、老巢、不伟他都写了,我的朋友老皮、顾北他也写了,他在诗中直接抒发安琪的朋友也是他的的朋友的句子让我和老皮、顾北都很感动,也再一次拉近了我和我的朋友的感情。他写顾北的“顾不了东西你就顾北”被我们视为经典名言,我后来在写与顾北有关的诗文中也多次署名引用。杨春生在这点上很让我有惺惺相惜之感,我也很喜欢把朋友们串成一起资源共享,所谓四海之内皆诗兄弟也!

杨春生第二次请我们吃饭是在刀经营的“三个贵州人”店,满满的坐了一桌,大家喝得是脸红耳赤,那晚,杨春生不回他豪华宾馆了,直接就到不伟的住处,大家继续谈诗,杨春生对诗歌的热爱远远大于我们,夜色很深时他还谈兴浓郁,而大家都已哈欠连连。杨春生一直说,要找到一条区别于通常诗歌运作模式的渠道来做诗歌,我说,实在很难再找到新的空前的模式了。杨春生总是很坚决地说,再想想,总会有的。

2008年8月,我接到杨春生短信,言老巢做东蓝月亮,问我在哪里?我回,我在福建“避运”。那次听说他们喝了无数白的啤的。席间的高论自是难免,惜我不在场,无福聆听。

前天在MSN又与杨春生遇到,问他在北京还是国外?答:肯尼亚。在肯尼亚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杨春生所带的两个黑人研究生今年毕业,杨春生说,刚完成毕业论文答辨,他出了一个题目是“请说出中国大陆当代十位著名女诗人”,我回他,这题目很宽泛,各有所爱啊。杨春生说,不,我有标准答案的,安琪是里面一个,值一分。

我哈哈大笑,发去一个笑脸的图案并且告诉他,你满足了我一次。

杨春生说,年底回京,将请谁谁谁吃饭,都是大人物,他说,还有你。我说,算了吧,我一向土里土气不登大雅之堂。杨春生说,你怎么不登大雅之堂啦,你是著名诗人呢。我说是吗,我怎么不觉得?杨春生说,花总是香在外面的嘛,我很知道你的。

我又发去一个笑脸,说,谢谢,今天你满足了我两次!

好吧,杨春生杨诗歌大使,咱们就春节见!

 

                                              2009/1/12

 

“安琪值一分”,杨春生如是说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杨春生(2008年7月,北京,刘不伟/摄)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