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与西安之行有关的几首诗  

2009-01-10 16:05:00|  分类: 安琪短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记得2002年11月我到西峡参加第一届西峡诗会后,拐道西安,除了参观众所周知的名胜,还和伊沙有了口语诗的碰撞,其时我对口语诗也是拒绝的,觉得它简单容易。西安回来后,我一口气写了一组诗(这是我以前的惯例,每次外出回来必写诗),居然口语味十足。我不得不承认,伊沙的感染力大于我对他的感染力(我也经常用我的感染力迫使我的朋友走语言技巧的路)。
现搜索出旧作一组,充斥里面的“伊沙”是他待人接物的一个本质:纯真,热情,善良。我曾说过,伊沙的网络形象和真人形象并不一致。
无论如何,伊沙是六十年代诗人中有持久战斗力的诗人,一个可以写到老写到好的诗人!——安]

 

与西安之行有关的几首诗

 

                           安琪


《意外一》

我越来越管不住我的身体了
(是的,管不住就让它烂吧
烂吧,烂吧!)
可是我管住了我的眼泪(多么悲惨!)
我问,这是怎么啦?
一切没有预设但终究是来了
肥胖的路程
八百里秦川一路绵延
当我望向窗外,那一瞬的苍茫终究是来了!
我闭上眼
但泪水还是没有流下


             2002/11/13


《意外二》

大荒山无稽涯停在面前
夜晚停在面前
喧闹的长安意境停在面前
你停在面前
你是谁?一个意外!
谁允许你停在我的面前?
笨拙的思维并未配得上恢宏的文明
由秦至汉,再至唐
我一次次地停在它们面前
深深的怅惘
仿佛近在咫尺,却从未真切走近

                   2002/11/13

《晕》

我说,我已晕了
红的黄的绿的山
尘的灰的满的脸
他轻轻地要求我们,安静,安静。
于是老界岭就只剩下四口闷瓮
(一个微缩的张家界的影子
突兀、峭拔,暗含狰狞。)
鸟鸣声,风声,叶落声
直到他说警报解除
长长的睫毛绵软无力令人怀疑他的
伸手一握
我自己一跃,很快跨上台阶。

               2002/11/13


《说到底》

车开了,两边的峡谷高耸出裸露的本体
车是从中间开过的
峡谷是在两边威胁我们的
仅300里就使我感受到自然的奥妙
右侧的睡相表示:
压力太大容易散失灵性
容易在历史久远的震撼中麻木自己
疲惫的神经
诗歌说到底是有闲阶级的事业
倘能有钱,那就更妙!

   2002/11/13


《伊沙》

你看盛唐的驿道上来往着谁的车辆
他们蜂拥而来
为官作宰并不会改变他们诗歌的质地
顾况劝告白居易:长安居,大不易。
伊沙则说:哪怕隐居也要选择终南山。
(傻瓜也不会躲到我家的土山包)
伊沙伊沙,在唐朝
你住的地方就是首都
可现在
你也没觉得自己住在外省啊
伊沙伊沙,到西安就看兵马俑
和你!

2002/11/13

《在西峡》

在西峡,他的手是飞机场,停着一只
老界岭的瓢虫
风细细地吹
我的身体四处游移
空气无处不在却没有谁
把一个词钉入我的灵魂
在西峡,感觉在寻找中遇到感慨:
世界的风景如此辽阔
几乎使我惊慌失措!

2002/11/13


《大雁塔》

我对的士司机说
绕一圈
就把玄奘带走
顺带把杨炼韩东打包

2002/11/13

《口语秘诀》

要把椅子比喻成高楼是容易的
比喻成像椅子一样的东西就不容易了
什么也不比喻
单把椅子写出就难了
口语就是这样

反对造句的伊沙如是说

2002/11/13


《西安》

 

死去的长安不会知道,它还魂
的名字叫西安

长安,西安
西安,长安
城内是长安,城外是西安
需要的时候就给城门开口
然后再把城墙连接起来
由古至今,马车换成汽车,驿道换成
高速公路
李白换成:伊沙?

我看到伊沙的背影站在方新村
白白净净的伊沙
白白净净的伊沙的儿子,吃着薯条
白白净净的伊沙的妻子,夹着烟在川湘菜馆
他们热情洋溢的形象真让人感动

我对赵博说,瞧瞧,名人就是这样
没架子,譬如伊沙
譬如我
胖胖的赵博谁知道竟会成为接待我的第一个
河南人。

从信阳,到南阳,到西峡
再到西安
中原大地真他妈大,和北京一样。
一地一地又一地
行程两万里(请把它视为:
一个概数)

灰的土,灰的声,灰的车
上来一个灰的老妇人
手牵两个漂亮的
红色女孩
(顾城诗句在生活的体现
被我看到)

路牌指示:前方汽车将穿过峡谷
长300里。
凹凸的山形面露狰狞
它们那么近
那么近
就在汽车两旁
汽车那么静那么静
就仿佛正在穿过史前文明
我目不转睛
峡谷应该再长些
再长些

赵博说,真羡慕你的无忧无虑
一觉醒来的赵博
已经错过很多景色了
已经被企业压得
转不过脑了
一路上手机响不停

还有八百里秦川
白鹿原
它们都在车窗外苍茫着
大荒山无稽堐就是这样的吧我问曹雪芹哥哥
这是我走过的
中国
最好的城市
西安!

在电话里我对康城大喊大叫
这气息你闻闻
这南门北门
护城河
我站在了谁站过的土地上!
我呼吸了谁呼吸过的空气!
我看到了谁看到的山河气象!
秦——汉——唐
最辉煌的都在这里
最障碍的都在这里
长安——西安,诗的包袱
文明的包袱
中国的包袱!

我一寸寸抚过一草一木
我一点一点慨叹古人的神妙
无一处无来历
无一景无典故

我们惊讶地发现
兵马俑只是始皇陵的万分之一
地宫:上有伏羲女娲天象星座
下纳长江黄河泰山秦岭
陪葬无数
机关无数
一山为头,两峰为乳
落脚处
两个小山包
我们回望一个睡美人,自然造化
与人工谋划的奇迹
名之乾陵
我们已分不清咸阳霸桥郦山华清池
是从哪一部典籍走下
历史交错最后只剩下
一个词
又一个词!

我往西安身上添加想像
把头靠在法门寺的玻璃龛上
把眼睛盯紧佛骨
把手印到无字碑
我想,应该有一些叫作地气灵气
甚至鬼气的东西
添加到我身上

我说,看着我
就能把西安
匀出一点点。

2002/12/1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