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刊登在《十月》2008年第五期的十首诗  

2008-09-02 12:44: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十月》2008年第五期刊诗十首,均为自己较满意的,感谢小宗编辑慧眼!——安]

 

《风过喜玛拉雅》(十首)

 

                          安琪

 

《风过喜玛拉雅》

 

想象一下,风过喜玛拉雅,多高的风?

多强的风?想象一下翻不过喜玛拉雅的风

它的沮丧,或自得

它不奢求它所不能

它就在喜玛拉雅中部,或山脚下,游荡

一朵一朵嗅着未被冰雪覆盖的小花

 

居然有这种风不思上进,说它累了

说它有众多的兄弟都翻不过喜玛拉雅

至于那些翻过的风

它们最后,还是要掉到山脚下

 

它们将被最高处的冰雪冻死一部分

磕伤一部分

当它们掉到山脚下,它们疲惫,憔悴

一点也不像山脚下的风光鲜

亮堂。

 

我遇到那么多的风,它们说,瞧瞧这个笨人

做梦都想翻过喜玛拉雅。

 

2007/2/3 

 

《烈马记》

 

请流云加快速度,翻卷起那匹青苔裹挟的烈马

它埋名已久,丝毫不露破绽。

 

一当它要,它就将从天空中跃下,满身的青苔

在阳光中状如丝绸,不露破绽。

 

                         2007/2/4

 

 

《给外婆》

 (外婆:苏阿莲,外公:江锦锥)

  

你蜷缩在狭小房间宽大床上的身体

如一团卷皱的纸外婆,你不能动的右手

摊放着左手努力伸起迎着我的手它们

颤抖着哭泣着拥在一起外婆

 

它们有着互相呼应的血统!而与之呼应的

你的丈夫我的外公正在客厅的桌上

以遗像的姿势存在。他们哭过的红眼睛

和白色身影在忙碌——

我的父亲母亲大舅二舅

大舅母二舅母和表弟们

 

因为死亡,我们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我们看见死者的死和生者的必死外婆!

你说别哭,别哭,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外婆你说别哭别哭

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你的手绵软无力它们累了,这一生你用这双手

撑起一家十口人的吃和住

你有六个儿女,两个公婆,一个丈夫

你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卑微的命运

你有先外公而来的中风和瘫痪而最终

你死在外公后面仅半年

 

我们先是埋葬了外公再埋葬了你

我们先是有了糊里糊涂的生之喜悦再有

明明白白的死之无奈。

 

 

2007/5/8

 

                        

《窗外的景物暗淡下来了》

            

可是,我却看到春天的枝头一小点

一小点冒出的,鲜嫩绿芽

它们先是蜷缩着像婴儿

在母亲的子宫

它们很快就要

展开像常规的树叶

这是在北方我看见

一片树叶完整的发生

发育过程而在南方

我以为

树叶是一下子长成

树叶的模样。

 

2008/4/10

 

  

《我看着树枝黑色的筋骨感到很奇怪》

 

它们枝干纵横却很干净,似乎想用集体的力量

挡住天空。它们确实做到了在西山的

局部我被这些黑色的筋骨

迷惑。不自量地想用此时

此地的幻念

埋葬你我。

 

2008/4/14

 

 

《花非树,树也非花》

 

花非树,树也非花,我只能看到这一步

再深入下去就不能了

非我不能,只因西山静默如庭园一角

如轻功了得的周和尚

他只微笑,念佛,说家常话

我欲走近探询寻常事理

又恐花非花,树非树。

 

2008/4/14

 

 

《生命化教育》

 

你走了,我依然留在原地,留是一种罪亲爱的

我答应你,不让身体和你一起走,只让心

长成你的形状,当我心痛,你会在第一时间

感知我而当你落脚,你踩着的每一步

都是我。

 

2008/6/20

 

《极地之境》

 

  现在我在故乡已呆一月

  朋友们陆续而来

  陆续而去。他们安逸

  自足,从未有过

  我当年的悲哀。那时我年轻

  青春激荡,梦想在别处

  生活也在别处

  现在我还乡,怀揣

  人所共知的财富

  和辛酸。我对朋友们说

  你看你看,一个

  出走异乡的人到达过

  极地,摸到过太阳也被

    它的光芒刺痛

 

2007/10/18

  

 

《雨从一片树叶跳到另一片树叶》

  

把你藏身到一片树叶你就像灰尘,肮脏,滚成

团状,强壮的肌肉在你后背、前胸、手臂

滚成团状,我想把你藏进树叶一片藏你的冷

一片藏你的淡,我想呼使雨在你身上跳来跳去

一滴洗你头一滴洗你心

我想把雨从树叶里揪出问问它

那不言语的某人可曾让你早生华发?

 

2006/9/7

 

 

《用一只手按住西风》

 

他根据心灵感应断定那风是西风于是他伸手

按住它:果猛、无畏。

眼见得西风扭转头、手、脚

又扭转臀和背瞬间把自己变成东风

可是它自由任性的脾气和心跳却怎么

也扭不过去哦西风

雪莱为你写过颂歌

他是光明的赤子他早夭

易碎地呼喊——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用一只手按住西风那是你的想象而西风

试图变成东风那也只是你的幻觉。

 

 

2006/8/14

 

刊登在《十月》2008年第五期的十首诗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