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歌月刊·下半月》编辑部三成员  

2008-06-23 14:55:00|  分类: 私人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月刊·下半月》编辑部三成员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歌月刊·下半月》(2006——2008/3)编辑部三成员:

主编:老巢(右),责任编辑:安琪(中)/刘不伟(左)

2008年6月23日14:59,中视经典,王一/摄

 

[图注]

为即将出版的《诗歌月刊·下半月》终刊号而摄。

————————————————————————————

[相关链接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09oih.html

 

[相关链接二]

 

为即将停刊的《诗歌月刊·下半月》说几句话

 

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教授、《诗歌月刊·下半月》顾问/蓝棣之

 

2006年春节某个下午,老巢带着刘不伟到清华大学给我拜年,说是拜年,其实是邀我做一件事,那就是给他已经接手的《诗歌月刊·下半月》当顾问。晚上,安琪也过来了,这样,他们编辑部的三个成员在2006年春节这个晚上的清华聚会就显得很有意思,意思是,一本独特的有影响力的刊物就要诞生了。

我在还没见到刊物模样的情况下同意担任顾问自然有我对老巢的信心,这年头,只要有为诗歌做事的公益心,我就没有什么理由不支持的。何况那年西峡诗会和老巢第一次见面交往,就觉得他身上有种特殊的东西,他对生活的看法与常人不一样,后来了解到他这么多年坚持在大文化里当导演也当诗人,实在很有意思。我不喜欢无趣的人,老巢恰好是有趣的,有情趣的。这样我就不好拒绝他邀我当顾问的说法。

安琪这个人在她没来北京时我就听说过,好像很有能力一样在组织一个中间代,还请我写过理论文章,我有一年去马来西亚开研讨会,那年主题是“从边缘到中心”,我于是就以中间代为例,在我看来,这个概念的提出无论是提出人本身,还是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有点从边缘到中心的意味。安琪到北京后在一些诗歌场合和我有了联系,我看她不善装扮,言语朴实,不太像叱诧风云之辈。

刘不伟,则是一个有亲和力的人,老老实实的一个东北小伙,笑起来很可爱,爱拍照,会拍照,爱做事,做事也严谨,很适合当老板的好帮手。

这样一个三人集合果然两三年时间就把《诗歌月刊·下半月》办得有声有色,几十本刊物堆满我的案头,让我了解了诗坛很多活跃的诗人和批评家,也知道了诗歌在今天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

这个刊物讲究的是专题策划,每期都有一个主打创意,我记忆比较深的有这么几个。一个是“中国十大新锐诗歌批评家”。当时我在美国,突然接到安琪一个邮件,说他们在开展一个由十大前辈诗歌批评家担任评委海选十位1960年后出生的诗歌批评家活动,邮件希望我越快反馈回名单越好。我凭着这么些年我对诗歌批评的阅读,拟了一个十人名单发了回去,不几日,十大新锐出来了,还是很符合我对当代新锐诗歌批评界的想像。

还有一个专题是“中间代诗人21家”,以前那么厚上下两卷《中间代诗全集》我实在没精力去啃读,现在有了这挑选出的21家,又有一个文学博士张德明代为解读,我可以一边看诗人诗作,一边看张德明读得是否到位,也是很有双重享受的事。读完我自然有点震惊,中间代到今天还这么有创造力,这21家里长诗占据一半以上篇幅,容量和质量都相当高。张博士的点评也很中肯,让我认识了十大新锐后又一个新锐。

2006年3月,老巢和他工作室的一个小伙子拿着录音笔和照相机到我家做了一个访谈,老巢说,只要有合适的时间和人选,他的打算是尽量在他的刊物上每期做一个名家访谈。那个谈话耗了三个小时,话题非常广,我也比较放松地说了我对当下诗歌界的一些真实想法,安琪和刘不伟根据录音整理成了一篇题为《我确认诗歌在现代社会中的地位》的文章刊登在刊物上,听说文章出来发布网络后有读者不相信我会那么真实地表达我的观点,我要说,一个人如果在诗歌范围里都不能真实的话,那他要在什么地方去真实?诗歌是最真实的艺术。诗人是最真实的人。

今天我们的社会生活把诗歌边缘化了,我们国家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实行市场经济,加上政治方面的原因,诗歌的发展很困难,诗人不再具有中心的位置。记得以前80年代大学里的女孩总喜欢找诗人作自己的男朋友,觉得跟诗人在一起很风光很浪漫。可今天哪个女孩要是跟写诗的男朋友在一起,你可以想象是怎样的情况。诗人们穿得差,吃得也差,头发也不是用什么沙萱洗发剂洗过的,都随便买什么香皂抹的。女孩子的选择从某个意义上反映了社会的价值取向——现在的诗人状况到了怎样的地步。

好在老巢非常清楚现在诗人的状况是怎样的,他不给自己穿得差吃得也差的理由,也不把自己视为唯一指望诗歌生存的人,而是脚踏实地,先让自己在社会上有立足的资本,再来写诗做刊物。这种清醒是很难得的,也很好,所以老巢不像上面说的找不到女孩子的现在诗人,而是女孩子很多喜欢他的,基本让他感到头疼了。
和中视经典这三人接触久了,渐渐发现他们是个很合理的结构搭配,老巢看透人生,所以超脱;安琪看不透人生,所以执着;不伟,既看透又看不透人生,很便于协调。他们三人有一个共事的共同点:都用天真的正直的眼睛来看这世界。这样三人组,把一个公司越做越红火,刊物自然也就不在话下。

2008年4月,我参加老巢的中视经典工作室组织的“中国三河·沈从文作品研讨会”,看到与会的专家学者都是这个领域的拔尖,不禁为老巢的能力高兴。我想,《诗歌月刊·下半月》的停办对诗歌界是一个损失,对老巢的工作室实在并无影响。但是那天在“清华之夏诗歌朗诵会”后,老巢跟我说,还要继续办《诗歌下半月》和《新经典》,希望我还担任顾问。我自然也爽快答应,有了两年半的《诗歌月刊·下半月》的良好口碑,老巢新的刊物也会有成色的。

聊聊几笔,作为纪念。

 

 

2008-06-05

 

——————————————————

写在《诗歌月刊·下半月》停办之际

 

朦胧诗代表诗人、《诗歌月刊·下半月》顾问/梁小斌

 

我们处在暂时的黑暗中,当我没有打开电灯想摸索到茶杯,然后再把茶杯放到桌子上时,我的手必须先碰碰茶杯下面的空洞,我要确认茶杯下面究竟有没有可以把茶杯放在上面的坚实的一块地方,茶杯落在桌面的响声对于处在黑暗中的人有了一个明亮的回应。现在我的文字处在暂时的黑暗中,以前有一段时间它在《诗歌月刊·下半月》身上光明过,连同一张略显木讷的相片和一篇与老巢的对话。

让我回想它具体的情状,2006年3月。我已在北京,在中视经典某间办公室某张巨大的褐色老板桌两侧,分别坐着一个叫梁小斌和一个叫老巢的人,他们似乎在做着某个艰深的对话,我确乎还记得桌上那根模样古怪的细长的电子玩意,刘不伟管它叫录音笔。

后来这根录音笔就放在安琪的电脑旁,她整理出的一堆文字变成铅字,刊登在《诗歌月刊·下半月》2006年4月号上,题目是《中国新诗的发展实际上推动了中国白话语言的发展》。我觉得五四运动和中国新诗有着一种紧密的联系,是否要否定新诗,这显然是中国新诗之外的一些思想界的人在考虑的问题,或者我们就否认五四?我们否认五四,中国新诗也就自然的消亡了。

现在他们说《诗歌月刊·下半月》要停办,似乎也就把老巢、安琪、刘不伟两年多以来的功绩停了下来,这自然是不可能的。我依稀还听得到刊物每个创意产生的爆炸效果猛烈冲击着当时乃至今天的诗歌现场,它的鲜明、震撼,和新锐的力量。

现在我们来看看究竟老巢是个什么样的主编。我经常去他位于王府井的工作室,很雅致的办公环境,墙面布置着李可染的画和钱绍武的字,还有木刻,我要说,目前诗坛抵达顿悟边缘的诗人当推老巢。之所以说,老巢在顿悟边缘,是因为他的沉默。哪怕他当了两年多《诗歌月刊·下半月》的主编,他也只是沉默,而让刊物发出声音。

我想老巢这时肯定蹲在一种微弱的黑暗之中,他对这个即将停办的刊物是否失去期待?他对即将再办的新刊物是否充满信心?我确实听到了诗人处在顿悟边缘的喃喃自语。

他是个养尊处优的诗人,他将文房四宝集中的摆放在一起,他要他的部下整洁,他的厨房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但却偏偏没有砧板和菜刀,他的生活方式就是他在任何公开场合都坐在那长时间不动,静等文件茶水供奉,但我猜测,老巢在独处时刻却是勤于手脚。他的做事方针如同他私下场合里的勤快,事事物物都被他擦拭的或者是安排的锃锃发亮。

我羡慕他的生活和他的情调。在他的心灵殿堂的周围,挂满了素白的条幅,有如迎风起舞的绸缎感召着我,把关于老巢的问题继续想下去。

让我再来说说《诗歌月刊·下半月》的责任编辑安琪。安琪曾写过《像杜拉斯一样生活》的著名短诗,也写过《轮回碑》这样的宏篇巨制,看起来像是一个能伸能缩的女孩。所谓张驰有度,有理有节,大抵说的是安琪这样的人。安琪命名了一个中间代,而中间代典范诗人所处的时代,与我们这些人所处的时光还真的有点不一样。他们的每一个精神发展阶段,都经历着较大的变革。像安琪这样从福建一个小城市跑到北京的,而且在那样一个年龄,现在看来都有点匪夷所思。有时我想,她是不是为了配合老巢编这两年半的《诗歌月刊·下半月》而来?可能。

或者,她纯粹就是要协助老巢打理一些今生的志向?

她属鸡,老巢属虎,有一个成语叫如虎添翼,如果单是安琪,事情也许不会如此漂亮,世界上的事就有这么玄妙。在中视经典,偏偏又有一个刘不伟属鸡,这样,双翼就齐了,虎也就既能跑又能飞了。事情也就见风收风,见火收火了。

我喜欢不伟踏实的办事风格,和他的“拆那”系列。不伟有难得的超脱和务实,也只有他,才能把这两者结合得那么地道。不伟在超市排队的时候就在心里开始琢磨:这个耐心等待的排队顺序,说明了什么呢?排队的时候,只要性情不着急,就一定能够轮到自己,他的心头忽然一亮,这个耐心排队,不就是耐心地期待着一个正常结局吗?

现在《诗歌月刊·下半月》也走到了结局的时候,正如不伟所描述的那杯茶,诗人也伴随着茶由热到凉。但我们对此有什么触动呢?其唯一的触动也只是伴随着像茶一样的日子由热到凉。

当然,这只是刊物的命运,作为安徽人,作为《诗歌月刊·下半月》的顾问,唯一安慰的是,我知道这个刊物在老巢时代是最具品牌号召力的。这就够了。

 

2008-06-11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