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新京报》2008年5月20日推出祭奠诗专版  

2008-05-20 11:21: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京报》2008年5月20日推出“汶川大地震·祭奠”诗专版

[新京报编者按:阿多诺说,“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因为残酷令人类文明和审美的根基荡然无存。在“5·12”地震发生的当晚,朵渔也写下了“今夜,写诗是轻浮的”。此时此刻,相比支撑起钢梁的工具、递到幸存者口边的水和食物,抒情至少是“软弱”的。但我们还是需要诗歌,甚至比以往更加需要——表达悲痛也是能力之一。这些天,北京、深圳、广州的诗人纷纷举办朗诵会,而同济大学的一场诗歌研讨会上,阿库乌雾的彝语唱诗《招魂》让“喔——喇(魂兮归来)”的叫喊打破了语言的界限。]

  

今夜,写诗是轻浮的……/朵渔

 

今夜,大地轻摇,石头

离开了山坡,莽原敞开了伤口……

半个亚洲眩晕,半个亚洲

找不到悲愤的理由

想想,太轻浮了,这一切

在一张西部地图前,上海

是轻浮的,在伟大的废墟旁

论功行赏的将军

是轻浮的,还有哽咽的县长

机械是轻浮的,面对那自坟墓中

伸出的小手,水泥,水泥是轻浮的

赤裸的水泥,掩盖了她美丽的脸

啊,轻浮……请不要在他的头上

动土,不要在她的骨头上钉钉子

不要用他的书包盛碎片!不要

把她美丽的脚踝截下!!

请将他的断臂还给他,将他的父母

还给他,请将她的孩子还给她,还有

她的羞涩……请掏空她耳中的雨水

让她安静地离去……

丢弃的器官是轻浮的,还有那大地上的

苍蝇,墓

 

                     ——写于持续震撼中的5.12大地震

 

面对/刘汉通

奇迹,在诗那边
也在死亡这边。
——《海景——戏拟毕肖普》


这是2008年5月12日,请记住——
这是巨石摆出的魔法阵。
这是练习遁地、上天揽日的实验场。
以血、以骨、以喊叫
撕裂吧:灵魂她那七重甲胄。
        亲爱的。别哭。别躲
        别去理会下面喷溅的元素。
闪电会转弯的。暴雨可以清洗
每一片绿叶。滚烫的心灵。
        亲爱的。看见了吗。听见了吗
        斗兽场角力的公牛。洪钟转世。
广场新鲜。裹尸布已旧。
瓦砾间有尖尖的蘑菇。鸟儿鸟儿
        巢呢。羽毛可好。胸腔可有闪耀
        却不再发光的星星。萤火虫。旧式传书。
已是孤岛。也是圣地。
大海派遣铜管乐队。天使收拢翅膀。
                               不吹哀伤。只吹惊奇。

 

补充缺口/刘川
 

李姥姥的小儿子地震中被水泥方梁轧死了
而她的大儿子则刚刚有了一个胖小子
我望着这白嫩嫩的小家伙想
李姥姥心中
悲伤的空缺
能否用他补上
让她不再蹲着身子
盯着建筑工地上一根根崭新水泥方梁的底下
不停地喊:小三、小三、小三、小三


汶川,又一个因地震而被记住的地理词汇/安琪

 

和唐山一样,汶川,又一个因地震而被记住的地理

词汇。多么残酷我宁愿从来没听过汶川

这两个字就像2008年

5月12日以前。

    

                         2008年5月15日

 

绝句:南丁格尔/叶丹

一个英国的好护士,透过一把产于十九世纪的听诊器
推算出被殖民时期,印度缓慢的心跳,并好心地教导印度人 
如何避免疾病和死亡。亲爱的南丁格尔,你年迈,
而且失明。但你一定听得见中国,这次撕心裂肺的疼痛。

                    2008.5.12

 

5月12日14时28分/何小竹

 

一个死亡的时间

…………

………………

……………………

…………………………

一个还在持续的时间

持续的不仅仅是死亡

也不是纯粹的悲伤

 

                    2008/05/17

 

夜歌/谢湘南

——唱给5·12地震中的亡灵

 

再不用向谁说晚安了
即使很想跟亲爱的人
作最后的告别

再不用为着生活去奔忙
即使血肉模糊
困在黑暗中
焦急在烧灼着你
再不用焦急
即使你脑海里还闪现过
家人的脸庞
再不用

再不用奔忙
即使你觉得奔忙是幸福的
即使你觉得为他下一碗面条
也是幸福的
即使你认为活着
做牛做马也是幸福的
再不用

再不用见那些不相关的人
再不用揪着自己的头发
再不用买消炎的药
再不用坐在病床上
向一盏白炽灯
展览自己的牙齿
再不用

土地长了枯黄的舌苔
该割的麦子
即使割下来可以卖到10元一斤
也不用了
工地冒出嫩绿的胆汁
该打的地桩
即使一桩下去可以赚回一套房子
也不用了

不用了
再不用你赤条条的身体
去为灵魂铺路
再不用了
不管你是贫穷的人
还是富裕的人
不管你是在袍子里养虱子的智慧老者
还是刚刚能背诵“床前明月光”的幼童
再不用
喝自来水
说甜蜜的梦话
再不用
即使你有百灵鸟一样的歌喉
也不用了
让苍天为你痛哭
让雨水浇透这倒塌的屋宇
即使这黑夜中的歌
没有夜雨动听
也请你安息

安息吧
在中国的大地上
把这灾难当作上苍赐予的福音
死亡并不可怕
只是你走得过于意外
只是太多的人还来不及
奔走相告
只是还没有人
在你的户口本上
签署你
死亡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