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单永珍印象》/安琪  

2008-04-11 21:37: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永珍印象》/安琪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在西吉沙沟,左三为单永珍,左二《现代诗报》主编林混。(2005/5,西海固。)
 
《单永珍印象》
 
                          文/安琪
 
第一次知道单永珍的名字是在2003年宁夏诗人张涛主持的“原音”论坛上,其时,一场名为“大地诗会”的诗歌活动刚刚在宁夏西夏王陵结束,应邀赴会的有荒诞诗人祁国等一行及物主义诗人苏非舒等,祁和苏都是喜欢搞行为艺术的人。果然就在那次诗会上因为行为之过分艺术而和宁夏本土诗人单永珍发生冲突。大概是单看不惯苏非舒及其夫人边洗脚边撕《诗经》的行为而在表演中途冲上台去高声喝止,引发苏非舒把一盆水泼向单永珍的完全不艺术的行为。
那个诗会我因工作繁忙未能成行,但经由网络的争鸣探讨也略知一二,我以为事情如果止于单永珍冲上台去大声制止那就是一场很成功很完美很没经过预谋的行为艺术了。所谓行为艺术,观众的自发参与非常重要,观众参与本身就是行为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更妙的是,单永珍完全出于自发的冲动的参与如果能被苏非舒顺手接过来成为他的艺术之延续那就可以称得上无懈可击了。遗憾的是,苏用一盆冷水把艺术泼回了世俗的层面,构成了类似泼妇骂街似的口无遮拦,使得据说当时在场的诗人们分为本土与外来两大阵营,大有拔拳相向之势,最终,在杨森君和张涛等当地观念前卫的诗人们的力阻下平息此次风波,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单永珍也在这一事件的发生发展中给我留下了一个名字和印象,大抵是保守一点,朴实一点,闭塞一点,可爱一点。
所以,在见到单永珍之前,杨森君好心地提醒我,万不可在单永珍面前提及此事免伤其自尊,我也就谨记其言,连连点头。
我们一行从银川到固原后直奔诗人王怀凌所在的清河镇,王怀凌高高瘦瘦理着小平头,有种硬汉形象。在清河镇,一声招呼便围过来一桌诗人,单永珍也是其中一个。我特意详细看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单永珍,觉得他纯朴得像祖国各地每一个乡镇的领导干部,依然保留着一些农民本色。一问,却原来单永珍供职的部门还是不折不扣一个文化单位:《六盘山》杂志社。单永珍说,他喜爱这个职业,就是拿什么有权有势的职位和他换他也不干。单永珍说话的语调颇高,语线浑厚与沙哑交织,听起来比较爽朗。每当他想强调什么的时候就说:打死我也不怎么怎么的。说的时候还比着手势,大概是右手在前左手在后,两手齐摇。看起来非常亲切像我们电影上见到的工人叔叔或农民伯伯。
诗人们在一起喝酒,酒不重要,重要的是交谈,谈什么,自然谈诗谈诗人。我发现单永珍果然偏激,属于说谁不鸟谁的那种。又说到最近流行于网络的成都美院学生设置的”@”裸体行为艺术,单永珍就摆出了招牌手势说打死我也不认为那是艺术。我不禁微微一笑,这一个对行为艺术深恶痛绝者肯定想不到,我恰好是通过他深恶痛绝的行为艺术认识他的。
我发现单永珍适合生活在北岛“我不相信”的时代,他不相信一个人的成名靠的是实力,他认为那是炒作;他不相信网络,认为那是众声喧哗的垃圾场;他不相信当下走红的诗人某某某某,认为那是浪得虚名……我们的单永珍同志就这样在大家的第一次聚会中给我留下了这样一个“我不相信”的印象。
但我没有当面反驳他,我只是乘他不在场的时候提醒我的《现代诗报》的那帮小弟弟小妹妹们别相信单永珍的“不相信”,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的,一个人要出来没有几招几式没有那么容易的。我希望能够找到机会跟单永珍进行交流,把这个想法如实说出。
机会渐渐来了,3号的时候,何武东率北方向一行数人也到固原了,其时我们刚刚游完泾源赶回固原市区,这就和他们汇合在一起。诗人相聚兴致无穷,当场决定第二天一起到西吉沙沟和须弥山游玩。
西吉沙沟是张承志长篇小说《心灵史》的发生地,也一直是文化人的向往地。此次有单永珍这一个精通当地文化的诗人当向导,自然是意外的收获。也正是因了单永珍的引路,我们才得以了解那么多关于西吉沙沟的历史、人文风貌。大家不由得对单永珍心怀感谢。
单永珍身上有着典型的诗人性情:率真、激情。他经常在说到谁谁时随手拿起手机拨了过去,譬如宁夏安奇就是这样被他拨给我的。他在电话里说:安奇,福建安琪来了,到银川你请客哦。这就定下我和安奇见面的缘分。单永珍的这份热心肠和随意性和我有些相似,也使得我觉得单是一个可以直言一些话的人。
我于是跟他说起了我的一些观点,譬如以他的状态是不应该停留在现在的写作层面的,他应该有让人更为惊讶的诗歌作品和诗歌前景。我希望单永珍找到适合自己写作的方向感和目标,他应该发挥自身的民族优势,像张承志一样成为一个民族的代言人,我以为单永珍有这样的能力和才华。
在清河镇秦长城上,王怀凌指给我们看这一片黄土营造出的山川大地,那一份苍茫和夹杂其间的绿意。王怀凌说,在古代,长城的这面是中原,那面就出中原了,就是党项、匈奴、蒙古等少数民族的聚居地了。我们不禁咋舌感叹历史居然就在这一抬脚之间。
在秦长城上一切好像都静止了一样,阳光呈大面积笼罩状那是高原特有的阳光,罩得你有种呼吸不过的闷,虽然只是微微的。风却是一阵一阵卷起黄沙扑面过来,偶尔风停了,沙也停了,世界又静止下来。我一转身,却看见单永珍正和一帮拖着鼻涕的小孩子们蹲在一个小山坡上,大人小孩都笑嘻嘻的,好一幅心无城府的天真烂漫图。
从秦长城回清河镇要经过一大段安安净净的黄土路,我和单永珍走到了一起,我说到了在这样一个几近与世隔绝的古代意境里,一个人要是没有强大的催促自己不断去创造去奋取的力量,真是很容易就这样过一辈子的。其形有如海子所写的《亚洲铜》:“祖父死在这里,父亲死在这里,我也将死在这里/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我不知道单永珍接不接受我的说法,这一个反行为艺术的行为艺术参与者因为不相信网络的力量,而使我与他的交流隔着一千只羊的距离。
 
2005/5/9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