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西海固诗群印象记/安琪  

2008-04-11 21:28: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海固诗群印象记/安琪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在须弥山。(2005/5,西海固。)
 
西海固诗群印象记
 
                       文/安琪 
 
西海固,西吉、海原、固原的总称。在我到宁夏之前我已从各种报刊杂志知道西海固这个词,并在内心把它当成一个城市。到得宁夏,才知它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城市,而只是一个涵纳三个地方的名词,有如我们福建的“闽南金三角”,也只是厦门、漳州、泉州的总称。西海固这几年在张承志的笔下经过不断的渲染,已经为大家熟知了。只是,说起西海固诗群,相信诗歌界依然所知不多。
我在到宁夏之前,对宁夏诗人的印象实在很单薄,大抵只有杨森君、张联和张涛。后来,林混团结了一帮人搞了《现代诗报》,电话邀我当名誉主编,我想,所谓名誉主编,无非就是一群人挂个名,凑个数而已。就在电话里答应了。谁知报纸出来后,这名誉主编却只有我一人,倒把我弄得很不好意思,一来《现代诗报》这群人我看名字都有点陌生,二来,我的精力其实并不能让我尽到主编的责任,哪怕“名誉”也尽不到。这不免让我有点惴惴不安并心生惭愧起来。
因为,《现代诗报》从去年十月创刊至今,已经火力迅猛地办了六期了,对开四版的大报,其出刊率之快大有直逼老牌民间诗报《丑石》之势,这在经济相对比较落后的宁夏,真是不容易。
我于是在心里对这一群年轻的宁夏后生暗暗充满期待。
巧的是,《现代诗报》这一群人正好都是西海固诗群的组成部分:他们大都居住在固原,都是固原人。而我此次宁夏行的主要活动点也正是固原,于是也就有了对西海固诗群作一简要介绍的可能。
我想说的第一个人是王怀凌,这位1966年出生的汉子,无论在年龄还是形象上,都有一种领袖风范。事实上他也正是西海固诗群的领头羊,他现在的身份是固原市作家协会主席,清河镇领导干部。瘦瘦高高的王怀凌理着小平头,笑容朴实,言语简练,干脆,有着不容置疑的爽朗劲。在宁夏,王怀凌是写西海固诗歌最多最好的诗人,他对民间的疼来源于他对百姓的感情。在秦长城上,王怀凌详细地向我们介绍了固原市的历史沿革,那一份激情和承担无不让我感受到了一个诗人的壮怀激烈。王怀凌最有名的也是至今写得最好的诗歌是《西海固方志》,曾被不少诗歌选本选过。2000年,王怀凌出版了个人诗集《大地清唱》。
我在资料搜索中发现,关于宁夏诗群的展示,《十月》《诗歌月刊》《绿风》等都曾做过,何以却没有在我心中留下印象。只能说,信息时代过于繁密的信息已经堵塞了我的接收通道,使我的感官变得麻木健忘。
对此,固原日报的杨建虎深有感触,他在和我的一次私下交流中拿出了一叠诗稿,我惊讶地发现,它们都发表在各类刊物上,许多还和我发表在同一期。我不禁再次感叹一个人的出场之不易,倘若没有强大的诗写个性,或一些偶然因素,一个人要从人头攒动的诗歌现场凸现出来真是挺难的。七十年代出生的杨建虎温和安静,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作为报社副刊编辑,杨建虎力所能及地在他的版面上扎扎实实为宣传西海固文学扶持西海固新人尽自己的一份心力。他的诗歌写作也因此而显出了一种平和和朴实。
和王怀凌、杨建虎的安静不同,单永珍的性格却是激情洋溢的,单永珍的出场来源于一场与泼水有关的行为艺术,尽管他本人是行为艺术的极力反对者。现供职于固原市文联《六盘山》杂志的单永珍是个有诗人性格的人,以他的状态是应该有让人更为惊讶的诗歌作品和诗歌前景的。单永珍是回族人,他应该发挥自身的民族优势,像张承志一样成为一个民族的代言人,我以为单永珍有这样的能力和才华。
这就说到了《现代诗报》的几位同仁。主编林混消瘦得令人心疼,因为语言带有比较浓烈的地方口音的缘故,许多时候我听不太清楚他的表述,好在林混也不是个喜欢表述的人,他更喜欢的是默默的倾听。说起来林混对诗歌的执着也有十多年的历史了,他是最早知道上网的固原诗人之一,当网吧刚在固原露面的时候,林混就总是利用下班时间骑车到城里上网,了解动态。林混的诗走的是口语路子,为了这份口语,林混引起了大家的争鸣,大家认为他的口语跟在伊沙等人的后面的后面,并没写出个性,我也跟林混说,口语不是不能用,关键是要怎么跟自己的特色结合起来,否则身居偏远很难出彩。
这一观点同样适合《现代诗报》的谢瑞、韦云、杨春晖、田玉铭等。固原人谢瑞现居银川,因在省城得以接触新鲜事物,包括杨森君这一个时时保持前卫观念和行为方式的新鲜人物,所以相对其他同伴显得思路比较清晰,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清晰地知道应该走的方向。他说,他并非有意地走杨森君的路子,但总是不知不觉地写出了杨森君式的诗句。我在他后来贴的一些诗里果然拧出了杨森君的水份,我说,杨森君是由里到外真情种,你如果不是的话学的只能是他的皮毛。谢瑞说,这是他的苦恼之处。一个人自觉了就能自醒。
韦云是这次宁夏行跟我跟得最紧的人,我感到他的提问和聆听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最初他不太敢开口,一段时间后他开始有意识地问我许多问题,看得出韦云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对诗歌写作状态的极力感悟。我甚至在想,他有可能是我此次宁夏行真正能够触动的一个人,因为我从他的一些话语中听到了一个年轻人心灵微张的声音,它敏感而有些许的落寞。在某段路上,我听到韦云说到一个人的一生应该在某段时间轰轰烈烈地活一下才不枉此生。原话记不得,其意大概如此。
杨春晖在网上的名字叫娇飞狐,我觉得这名字有点做,所以还是喜欢她的本名。这一位大眼睛的女子,非常朴素地具有乡村女子的宁静,她总是定定地看着人,也不说话。在第一天她和我们在一起,然后就消失,一直到我们离开固原的那个早上,八点的车即将开的瞬间,她匆匆跑了过来,一手塞给我一袋苹果,一手塞给我一袋葵花仔,口中说,自己种的。就再也无言。那一瞬间,我把头仰起以阻止眼泪的滴落。回来后在网上看到杨春晖的几首诗,状态奇好,有一种温柔与决绝相结合的凶猛劲,我和杨森君都跟贴赞许,她谦虚回答,是这次我们宁夏行带给她的收获。但愿她说的是真的。
和杨春晖一样,田玉铭也是在第一天和我们在一起,以后就不见踪影。和《现代诗报》的众同仁一样,田玉铭的不善言辞使我在今天回忆不起与他有关的任何场景,是为遗憾。
在固原,林混们安排我到泾源玩一天。泾源是固原的一个县,我们去的老龙潭风景区那天正赶上泾源“红色之旅及山花旅游节”开幕。中午我们回到泾源县城,和泾源县诗人张铎共进午餐。张铎是泾源县的领导干部,爱才识才,手下有一群文学中人被他委以重任,那个中午的宴席吃得很有诗意,又唱歌又诵诗的,最后,张铎要大家随口说一句与诗有关的话,自己先说了:诗人们应该像诗一样生活。杨森君立马接上:像诗一样生活在泾源。我也接了一句:像诗一样生活在张铎的泾源。我觉得这三句已经很像诗了,当场拿起笔把整首诗写成,也算是这一场午餐的佳话。
我还记得张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和黄礼孩做了中间代。这使我无比惊讶,我说,你一定一直在诗歌现场否则不会一下子说到黄礼孩,你一定还继续在写诗。张铎说,我现在不在纸上写诗,我只在大地上写诗。令我难忘的是张铎在席间几次为大家介绍泾源县的几位文学中人取得的成绩,这其中就有一个小伙子叫泾河。泾河是在《延河》上发表了一大组诗歌后在当地脱颖而出的。看起来他和《现代诗报》的几位同龄人也很熟悉。诗人们应该像诗一样生活在张铎的泾源,我又想到了这一句话,并且愿意把这一首诗附在最后作为西海固诗群印象记的结尾。
 
诗人们应该像诗一样生活
像诗一样生活在泾源
像诗一样生活在张铎的泾源
 
诗人们应该和张铎一起,从诗经时代走来
一路穿过贺兰山、六盘山
一路穿过黄的绿的草
黄的绿的阳光
 
诗人们应该在阳光中喝酒、唱和像诗一样
生活在泾源
生活在张铎的泾源。
 
——《在泾源》/安琪
  
                          2005/5/11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