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道路已经填平,还有一些灰尘落在脸上  

2008-03-13 19:02: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路已经填平,还有一些灰尘落在脸上
 
                           文/安琪
 
前天下午,某编辑约了一篇写顾城的文章,要求最好第二天上午打开邮件就能收到。我于是从五点开始写起,七点,四千字完成,很快发过去,答曰:很好,可用。该编辑说,必须等刊登了,才能贴博,不免让我心痒难熬,许久不写诗和文了,博客竟日贴些陈年旧帐不免有些无趣。
从去年开始,我就基本定了不写诗的主意。这么多年天天写诗也算写伤了,写恶心了,如果没有更好的灵感和写法,我不想重复老路。细数起来,语言的意象的叙事的口语的,每项都尝过。我不是个喜欢重复的人,无法做到一条路走到黑,二十年来几乎把诗歌技巧演练一遍,除了青春期那种描红阶段写作外,还是能够做到我手写我心,留下的自我满意的作品还是不少。想想也够了。
而文章,实在不知应该写什么。该写的很多,关键是做不到我手写我心,譬如对诗歌往事的回忆因为有批评家拟写我的评传,原本我想自我做个前期回忆免他日后搜索之苦,几段下来觉得,难。涉及人物事件太多,如果正反都写则反的一面会留下让人不快的后遗症,都写正的我又不情愿。都知道人无完人,但具体落实到笔端就只好假装完人。
这就是我们生存的现状。
前日漳州老友老皮建议我利用这几年交往之便写写诗人印象,我说,怎么写?譬如我们都知道的某某,写他对我们的影响自然他很高兴,要是写到他拿人无数钱不还他岂不是要跳起来?假设我只写前者,则他毫无疑问是个了不起的人,但这不是完全真实的他啊。另有某某,对毫无经济往来的人他友善、单纯,而一旦你把钱投往他身上那你立马准备完蛋血本无归,如果只写前者肯定是对遭受他经济伤害的人的不公。
所以,只好不写。
那么就写写自己好了,也难办,不快乐的事写了不是自暴家丑吗?快乐的事写了不是太过张扬了吗?其实我挺喜欢看一些朋友写些日常感受但我自己却下不了笔,感受固然有却是不好发。譬如诗江湖倒伊事件层出不穷,肯定与他这么多年到处树敌有关。说起来见过伊沙的人都认为他其实很友善的,就不知道为什么在网络上他老张牙舞爪到处跟人还嘴斗狠,说起来也是名人了啊。
私下里我认为,伊沙也许是想藉此保持状态,也许是人格真有些分裂?搞不懂。
譬如于坚,我觉得他是大师级人物了,但却有那么多人以咬他为荣,人们永远不会承认身边的大师。有次和老巢等闲聊,说到海子如果还活着,说不定我们现在开诗会搞活动,还不把他列入邀请范畴呢。这完全有可能,狭隘的人无法服膺身边的天才和大师。
相比而言,我对人/事的看法总是比较宽容,许多人因此说我中庸。在我看来,一个人倘若不是很有意地与你为敌,很人渣地伤害你,你和他/她的交往为何不能从优点入手。通常情况,我总是认刚认识的每个人为好人,至于他/她在以后的交往中暴露出无法容忍的毛病而被排除在继续交往之外,那就怨不得我了。
回到天才的话题,我多次在诗友聚会场合说道曾德旷是个天才,虽然在北京我从没与他交往。我的认为曾是天才也遭来很多人的诟病,曾现在已经越来越显露他破坏性的一面,这将阻碍别人对他的帮助。
人们总是不承认身边的天才,我也经常拿曾德旷来比喻。
而我自己,自认为无论创作还是诗歌行动都已超过许多女诗人甚至男诗人,却一样不被承认。我已经学会平静对待,对我而言,重要的是我去承认人,而不是人来承认我。
是的,我很自信,自信到足够宽容。
 
                                       2008/3/13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