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刊登于韩国《诗评》杂志的诗与文  

2008-11-19 10:08: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收到韩国《诗评》杂志2008年冬季号,内有“中国大陆当代女诗人小辑”,登王小妮、翟永明、蓝蓝、安琪、春树各诗一首并翟永明和安琪关于女性写作文各一。存此。自2004年舒婷、陈仲义老师出席韩国亚洲诗人会议推荐了王小妮和我以后,我已经陆续三次登上韩国诗歌刊物了。感谢舒婷、陈仲义二师!——安]

 

 

安琪的诗

 

[安琪,女,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出生,福建漳州人。中间代概念首倡者及代表诗人。1995年12月获第四届柔刚诗歌奖。2006年4月获诗刊社、中国妇女报等联合评选的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2006年12月获南京现代汉诗研究计划小组评选的诗歌贡献奖。

诗作入选《中间代诗全集》《现代中国文学精品文库·诗歌卷》《感动大学生的100首诗歌》《中国新诗90年90家》及各种年度选本等百余种。主编有《中间代诗全集》(与远村、黄礼孩合作,海峡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民刊《第三说》(与康城合作)。出版有诗集《奔跑的栅栏》《任性》《像杜拉斯一样生活》《个人记忆》《轮回碑》等六种。曾参与编撰《大学语文》教材。]

 

 

《凸凹》/安琪

(凸凹博题http://blog.sina.com.cn/u/1221786850

 

如果你勉强攀上凸的最高处,也许会一不小心跌到

凹的最低处,攀爬与跌落,生命中的肯定,和否定

进出之间你找不到自己的固定位置。

 

你在突然阴暗下来的正午感知到风的摇摆,针叶林

三角梅,由远及近的事物

你在预先被撕毁的日历面前找不到

此刻的具体指向,此刻?

“航班准时降落,走出来的人都是

过去年代死去又活过来者。”

他们姿势不一是因为他们来自不同国度

他们在上一个空间分享不同层次

的生活在这一空间

同样如此。

 

你推销他们凸和凹的秘密,这并非文字游戏

也不是记忆的果实在白天枯萎夜里复活

倘若你曾为前生保存草稿你将听到一个细细的女声

自言自语:不能,丢下,我。天,这,么,黑

路,还,未,走,完。

 

可是没事,宝贝,我们都还在路上

我们几乎要走到了绝境却能在绝境上相逢

“为什么一会儿有太阳,一会儿没太阳?”

“那是因为,太阳在凸上,太阳在凹处。”

 

为什么拥抱过后却感到更孤苦的寂寞,更无助的空虚?

因为你已经,被凸卡在凹处,那离躯体最远的地方。

 

                              2008-8-22

 

 

安琪的文

 

《先女性后诗歌,还是先诗歌后女性》

 

                    文/安琪

 

 

    一种观点认为,艺术是阴性的。所以,好的女性艺术家天生如此,因为阴性的艺术契合她们的本质。而出色的男性艺术家,总不可避免具有一些阴性的气质,他们或疾病缠身多思多虑如普鲁斯特,或感性易怒易冲动如普希金,或内心丰富情感细腻如曹雪芹,等等,均可证明艺术的阴性气质绝非空穴来风。回到诗歌,我们发现,伍尔芙有一句表述如此中肯的切入诗歌的命脉,她说,人类原始的冲动是向着诗歌的方向的。而生理学也告诉我们,女性较男性更具备人类原始的冲动。

    如此看来,是不是诗歌的优秀者都由女性包揽了呢?事实当然并不如此,事实却是,优秀女性诗人在中国当下的比例,远远低于男性诗人。这一方面是在以男权为主的人类发展史上,女性介入各种事物的机遇相对来得稀少,诗歌写作虽然是一件个体的行为,但它需要的时间和空间却因为女性在承担生存使命的同时,也必然要为家庭的事务付出劳力,写作的时间被大幅度削减乃至于零,造成的后果就是,诗歌队伍中的女性身影比男性来得单薄,数的不足先天地决定了她们质的比例的不足。另一方面,女性对自身在写作上乃至生命状态上的低要求或者零碎而没有终极目的性,使她们更愿意充当生命链条中的某个环节而非新链条的建设者,体现在写作上即为,继承的愿望大于建设的愿望。倘若伍尔芙关于“人类的原始冲动是向着诗歌的方向”之论断正确,而“女性较男性更具备人类原始冲动”的见解也所言非虚的话,那我们只能说,女性的原始冲动更多指向生理而非心理更非创作,这有点遗憾。

    回顾中国女性新诗史,五四时期的女性诗人具备了初步的女性自身主体意识的觉醒,她们发现自己是女人,是一个和男人一样的人,她们的写作于是具有了追求平等、反抗社会压抑的诉求,文革的断裂让新时期的朦胧女诗人们恢复写作的第一个件事就是对五四时期女性写作的继承和恢复,创作意识和创作文本上并无太大突破。较为自觉的女性诗歌写作在第三代女诗人群体中得到引人注目的体现,这与当时总体诗歌环境的激进、革命、独立、自由有关。这一时期的女性诗歌呈现出令人炫目的斑斓,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够在翟永明、陆忆敏、王小妮、唐亚平、张真、伊蕾等优秀女诗人创造的崭新诗歌世界里感到女性原始冲动和知识储备相结合所能达到的极致。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不能感到乐观,因为第三代更大意义上是男性诗歌写作群星灿烂的时代,我无意于在此进行名字罗列,我想说的只是,女性诗歌写作永远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每一个女诗人都将面临这样的困惑,随着外界的压力和来自内心对时间流逝的恐慌在逐渐加大,性别中的不利因素将越发明显地凸现出来,这时候,女性写作何以为继,是先女性后诗歌,还是先诗歌后女性?

    似乎正为解决我的如上困惑而来,中国当代诗界出现了两份女性诗歌刊物:《女子诗报》和《翼》诗刊,它们都是由女诗人创办的女性诗歌刊物,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在我看来,它们更像是伍尔芙笔下的一间自己的屋子。中国的女性诗人们多么幸福,她们一下子有了两间自己的屋子,而屋子的容量究竟有多大,品质究竟有多高,则取决于每一个进入屋子的女性诗人。

 

 

 

                                 2006-1-15

刊登于韩国《诗评》杂志的诗与文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刊登于韩国《诗评》杂志的诗与文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评》2008年冬季号及内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入选2007年韩国《是多么微小而分明的存在呀——亚洲当代诗人11家》的诗与文(中国大陆入选诗人为安琪和翟永明)。
 
安琪的诗
 
 
《康西草原》

康西草原没有草,没有风吹草低的草,没有牛羊
只有马,只有马师傅和马
康西草原马师傅带我骑马,他一匹我一匹,先是慢走
然后小跑,然后大跑,我迅速地让长发
飞散在康西草原马师傅说
你真行这么快就适应马的节奏
我说马师傅难道你没有看出
我也是一匹马?
像我这样的快马在康西草原已经不多了。

                               2005/3/26

《往事》

再有一些青春,它就将从往事中弹跳而起
它安静,沉默,已经一天了
它被堵在通向回家的路上已经一天了
阅读也改变不了早上的空气哭泣着就到晚上
流通不畅,流通不畅
再有一些未来的焦虑就能置它于死地
我之所以用它是想表明
我如此中性,已完全回到物的身份。

                         2004/8/8

 

《延长线》

 

薄雾缠绕,门微闭,郁闷无法排解,渐成顽疾

沉默,沉默

再有一天就将重见天日

可以对话者,可以倾心相许或相骂者

这一阵越过烟囱上空的烟而过

仿佛薄雾缠绕孔子家山冈

爆竹声声,思绪渐成顽疾

人们在新年门前焦虑

在新年门后无奈

整整一天,我忙碌于厨房,空守着

两耳的延长线

而大地寂寂,腾出一片广阔让你疾走

如丧家的孔子。

 

                          2007/2/10

 

 

《给外婆》

 (外婆:苏碧贞,外公:江锦锥)

 

你蜷缩在狭小房间宽大床上的身体

如一团卷皱的纸外婆,你不能动的右手

摊放着左手努力伸起迎着我的手它们

颤抖着哭泣着拥在一起外婆

 

它们有着互相呼应的血统!而与之呼应的

你的丈夫我的外公正在客厅的桌上

以遗像的姿势存在。他们哭过的红眼睛

和白色身影在忙碌——

我的父亲母亲大舅二舅

大舅母二舅母和表弟们

 

因为死亡,我们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我们看见死者的死和生者的必死外婆!

你说别哭,别哭,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外婆你说别哭别哭

连毛主席孙中山也要死

 

你的手绵软无力它们累了,这一生你用这双手

撑起一家十口人的吃和胃

你有六个儿女,两个公婆,一个丈夫

你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和卑微的命运

你有先外公而来的中风和瘫痪而最终

你死在外公后面仅半年

 

我们先是埋葬了外公再埋葬了你

我们先是有了糊里糊涂的生之喜悦再有

明明白白的死之无奈。

 

 

2007/5/8

 

《月上中秋》

 

月亮,月亮,昨天的月亮

今天的月亮

唐时的月亮

宋时的月亮

李白的月亮

苏东坡的月亮

再怎样的月亮也是月亮

前面的月亮

后面的月亮

东方的月亮

西方的月亮

全世界的月亮照着全世界的人

全世界的人爱着全世界的人

 

月上中秋

北京的中秋

漳州的中秋

发自内心的虚无,距离遥遥,我打点行装

奔赴在弯月赶往满月的大路上

 

我的大路突然出现

我的大路没有尽头

我感到孤独一人

又感到吾道不孤

当全世界的月亮齐上枝头

万方奏乐

中秋到了

我感到吾道不孤!

 

2005/9/17

 

《风过喜玛拉雅》

 

想象一下,风过喜玛拉雅,多高的风?

多强的风?想象一下翻不过喜玛拉雅的风

它的沮丧,或自得

它不奢求它所不能

它就在喜玛拉雅中部,或山脚下,游荡

一朵一朵嗅着未被冰雪覆盖的小花

 

居然有这种风不思上进,说它累了

说它有众多的兄弟都翻不过喜玛拉雅

至于那些翻过的风

它们最后,还是要掉到山脚下

 

它们将被最高处的冰雪冻死一部分

磕伤一部分

当它们掉到山脚下,它们疲惫,憔悴

一点也不像山脚下的风光鲜

亮堂。

 

我遇到那么多的风,它们说,瞧瞧这个笨人

做梦都想翻过喜玛拉雅。

 

2007/2/3

 

安琪的文

 

《艺术这个词》
 
                   文/安琪
 
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杜尚之后感到无能为力。当他随手在小便盆上签上“杜尚”二字,当他为蒙娜丽莎填上两笔胡子,当他说“为什么艺术不可以是生活本身”之时,杜尚彻底颠覆了传统的艺术形式,他的发明是破坏性的,他不是在完善修复艺术,而是在变革艺术的观念——他走的是一条极端路线。
极端永远都是艺术的一种境界,你必须与众不同,所以你必须极端。杜尚之后的艺术家是不幸的,他们没有了极端的可能,他们不能再把生活信手拈来成为艺术,因为那已不是艺术,而是杜尚的赝品。于是,有觉悟的艺术家们转而寻找装置,寻找行为艺术,试图于此发现一些艺术的另类奥秘。行为是越来越极端了,极端到吃死婴、与活驴结婚、剖牛腹诸如此类的闹剧。但请原谅他们吧,因为前有杜尚,杜尚可以把小便盆拿来当道具,他们为什么不能把死婴、活驴也拿来当道具呢?
但即使他们可以,他们一样也是走在杜尚后面。在杜尚轻而易举创造的奇迹面前,他们别无他法,除了不为。我们看到行为艺术家谢德庆从1978年9月30日开始的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整年表演”。它们分别是:在木笼内生活一整年;每一小时打一次卡一整年;在没有屋顶的户外生活一整年;与另一女行为艺术家用一条绳子拴在一起既形影不离又秋毫无犯地生活一整年。而最令人叫绝的是谢于1986年12月31日他36岁生日那天开始的行为艺术,即从这天起直到20世纪最后一天他49岁生日止,他不搞艺术,也不发表见解。13年过去后,他说了一句话:
“我活下来了。”
要知道,在经过前4个整年表演后,谢德庆已经引起世界艺术界的广泛关注,他本来正可以大肆张扬,大出风头。而他选择的是沉默,是不为。13年对一个艺术家而言意味着什么,随时都可能遇到的生命意外,时光流逝磨损掉的艺术才华,都是他必须面对的,所以我们尽可理解他的感叹:
“我活下来了。”
那么是否能够这样解释,活着本身也是艺术。我们无须对生活签上自己的名字,像杜尚一样。一个艺术家要用故意得有些残忍的行为把自己从生活本身分离出来,然后再回到庸常的生活去,如谢德庆。而一个平常的人无须任何表演就已把一辈子过得像谢德庆。这是另一种极端的艺术观!问题是,当普通大众无知无觉地消磨掉一辈子时,说他们是艺术是不是又显得有点矫情呢?
悖论于是出来了,所谓艺术,终究是要有所作为的吧,杜尚的签名如此,谢德庆的不为表演也是如此,否则,艺术这个词发明出来又有何意义?
 
 
2003/5/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入选韩国《诗评》杂志2004年冬季号的诗与陈仲义老师评论本人的文一篇。
 
安琪的诗
 
《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
 
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
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爱人
明天爱人经过的时候,天空
将出现什么样的云彩,和忸怩
明天,那适合的一个词将由我的嘴
说出。明天我说出那个词
明天的爱人将变得阴暗
但这正好是我指望的
明天我把爱人藏在我的阴暗里
不让多余的人看到
明天我的爱人穿上我的身体
我们一起说出。但你听到的
只是你拉长的耳朵
 
1996/5/18 
 
 
《像杜拉斯一样生活》
 
可以满脸再皱纹些
牙齿再掉落些
步履再蹒跚些没关系我的杜拉斯
我的亲爱的
亲爱的杜拉斯! 

我要像你一样生活 

像你一样满脸再皱纹些
牙齿再掉落些
步履再蹒跚些
脑再快些手再快些爱再快些性也再
快些
快些快些再快些快些我的杜拉斯亲爱的杜
拉斯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 

爱的。呼——哧——我累了亲爱的杜拉斯我不能
像你一样生活。

 
2003/8/1
 
 
《穿过热带雨林有热带雨林的雨》

穿过热带雨林有热带雨林的雨
呼吸的一片绿
几行刮起又刮落的风
于是我醒了
我被深厚的叶子甩开
叶子这样苍黄
接近于一个下午的高度 

                          1997/5/3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