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海棠诗社新年联谊诗会侧记  

2008-01-07 15:01: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棠诗社新年联谊诗会侧记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前台背景,中间那张白纸上的旧体诗和书写者均为司马南。诗的意思大概是不要计较太多,人生能活百岁就是佛了。(2008/1/6,彝家吧,刘不伟/摄)
海棠诗社新年联谊诗会侧记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朗诵前的讲话。(2008/1/6,彝家吧,刘不伟/摄)
 
               海棠诗社新年联谊诗会侧记
 
                                 文/安琪
 
2008年1月6日中午1点,我们把车停在老巢同志居住的楼房下,看他提着一袋垃圾走到垃圾箱,看不到他丢垃圾的动作。一会儿,他向我们走来,又一会儿,他拉开车门,跨进副驾驶座。后排,刘不伟和我。
再后面就是后备箱了,装着一大堆刊物,老巢同志说,要准备一些刊物去参加一个诗歌活动。
什么活动?他摇摇头,不太清楚。
会有其他诗人去吗?他摇摇头,恐怕不会。
为什么?他说,去看看再说。
活动地点在彝家吧,彝家吧在亚运村那地,经验老道的小朱同志不费周折就把车开到门口。进去时,但见几个花枝招展打扮的女人女孩们,其中一人和老巢亲切握手,老巢说,安琪你看看是谁?我一看,脱口而出:美籍华人。她笑得灿烂,正是。
原来是那个曾经和几个小姑娘到过中视经典并搬走了我们不少书的美籍华人,她曾经和我探讨过台湾文学,我还为此专门写有一博文《普及诗歌,功德无量》。
很快,来的人越来越多,大都是和美籍华人一样的或富贵或新潮打扮的男男女女。大家分桌而坐,桌上摆着:张裕红葡萄酒、大瓶雪碧、花生、瓜子、桔子、香蕉等。桔子酸,香蕉冷,明显是从冰箱拿出的。
有人在前台贴字幕,一个字一个字贴完后显露出如下一排:海棠诗社新年联谊诗会。哦,这就是今天下午的主题了。
一会儿上去两个人,一男一女,都很时尚。自然是主持人了。老巢轻声跟我说,那男的是司马南。
司马南?我有点惊讶,有点不相信,就是那个经常在网络、报刊杂志抨击揭露伪气功伪科学的司马南?
是啊。老巢说。
怎么那么年轻啊?我还是很惊讶。
一会儿,司马南更让我惊讶,这个在我想象中应该白发苍苍、长髯飘飘的反伪科学者,居然出口成章、妙语连珠,把个活动主持得活色生香、笑声不断。他的主持风格当得起“插科打浑、打情骂俏”八个字。
经由海棠诗社发起人之一也是本次活动举办人姚海燕女士的介绍,此诗社由她和荣海兰女士(就是前文所述美籍华人)起意于2006年,之后招集人马正式成立。社名完全来自曹雪芹《红楼梦》里的“海棠诗社”,意在让曹老人家在九泉之下高兴,同时也为热爱诗歌的男性女性们提供一个交流交往的平台。除了谈诗,姚女士说,还可谈情。据姚女士说,她边上有很多单身贵族,因为水平太高而找不到可以匹配的另一半,她希望海棠诗社同时兼具“知音”功能。
染着红头发的姚女士已婚,据说写诗起步很早,大概是八十年代吧,后来忙于事务并经常穿梭于国内外,渐渐荒废诗情,如今物质富裕便不免要重拾旧梦。她的女伴、未婚的荣女士也是如此。激情洋溢的荣女士出生在台湾,常年生活在美国,举止间非常具有美国风格,动作幅度大,表情丰富,言谈坦率。她在这个下午说了两次:你们听了我的话就会爱上我;你们读了我的诗就会爱上我。
姚女士和荣女士都在做慈善事业。
这个下午的朗诵会更像一场娱乐会。来的人大抵都是各个行业的有闲有钱有权者们,朗诵的诗大抵都是旧体诗或传统新诗,旧体诗大抵听起来像顺口溜,新诗听起来像排比句。老巢被点名上台朗诵的是《我们还在》,显然这首迥异于全部前面朗诵的诗引起了某些人的兴趣,我在分发《诗歌月刊·下半月》时就听到有个女士问我,这里面有刚才老巢朗诵的那首诗吗?我遗憾地说,你手头的这期没有。
老巢很细致地向主办方递了纸条,把我和刘不伟的名字写了上去。很快,我就听到司马南夸张的声音,下面我们来听听中国十佳青年女诗人安琪的朗诵。他顺势还发挥,我看安琪应该不止是女诗人十佳,她还应是男女诗人十佳。
我上台也跟司马南调侃一下,说他不像我想象中的德高望重,而像油腔滑调的纨绔子弟。
之后我真诚地向此前曾经登台吟歌的一个佛门弟子周法师表达敬意。他以平实朴素智慧的语言一一化解了司马南故意抛来的哗众取宠问题,使我亲身领略了什么叫高僧说家常话。我说,我朗诵的这首诗看起来似乎与佛教有些关系:《轮渡》。
我朗诵完后,司马南现场要周法师解释此诗意义,法师说,它说的是一种路,各种方向的路,它展现的是一种画面,一只鸟撞开一个局限空间的画面。
我对老巢点点头说,真是一语中的。
刘不伟上台朗诵了一首小短诗,结果被司马南设置障碍问他此诗何意,问得老实的刘不伟只好支吾着说,这诗表达的是一种状态。司马南说,这种状态是北京晨报、北京日报、新京报都不报,就北京晚报要报。大家都笑,谁都知道“报”也是“抱”。而刘不伟那首诗的结尾正是:晚报,晚报,北京晚报。
整个下午的朗诵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现代诗和当下生活距离真的太远太远,和这些旧体诗传统新诗的热爱者真的距离太远太远。现代诗人真了不起,他们打开了一个多么开阔的思维空间,写出了多少亘古未见的崭新语言,触及了多少普通人群触及不到的领域。现代诗注定要寂寞的,它创造的奇异别样的世界怎能让大众接受呢,哪怕是下午这些热爱诗歌的人他们的思维也完全无法进入现代诗里面。他们在传统诗歌的表面上光滑滑行,快乐,自信,而这些人里其实很多人的经历及学历背景都是很高的,我听到他们在朗诵前的谈话中动不动就是在美国因什么什么感想写下此诗,结果一听,很初学者啊。
老巢说,社会上的人认识的诗人或诗歌恰恰是下午这样的群体和作品。
不知应对此表示欢乐还是悲哀。
附带说明一下,前台背景上贴有一张写有一首四言旧体诗的白纸,诗作者和书写者均为司马南,临结束时司马先生兼作朗诵者,把自己的诗朗诵了一遍,标准的锵锵一人行。诗之大意为,要善于置身事外看事情,自己开解,人生在世无须计较,能活百岁就是佛了。据其自释,这是他参加小崔崔永元节目时与一107岁的老人同为佳宾,一时感慨万端,信笔写下。
显然,司马南同志在科学上有一手,在诗词上有一手,在书法上也有一手啊。
是为记。
 
 
                                    2008/1/7
 
——————————————————————————
 

《轮渡》/安琪

 

我准备了万人攒动的码头来承载你千里迢迢的

思情,越发开阔的秋意,红的红,绿的绿

南国十月,依然有热辣的艳阳,吹面得疼的风

我准备了万人空巷的苍茫来迎迓这独立空守的

心,整整五年,我不断调整它从左到右

又从右到左,在我的躯体还无法找到

摆放它的位置前鼓浪屿

请允许我在你永远喧腾的白日

无限寂静的夜晚

自由起伏,如鱼得水。

 

2007/10/16

 
 (本诗刊登于《诗歌月刊·下半月》2007年11月2007鼓浪屿诗歌节专刊。)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