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歌:研究与品鉴》/杨志学  

2008-01-23 12:15: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研究与品鉴》/杨志学 - 诗人安琪 - 诗人安琪的博客
 

[文学博士杨志学诗学专著《诗歌:研究与品鉴》由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

 

文学博士杨志学诗学专著《诗歌:研究与品鉴》近日由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2007年12月出版)。该书涉及面广,作为见证,记录了作者多年来在诗歌研究与批评领域的跋涉。

————————————————————————

 

[相关链接]该书收入的文论

 

《诗坛刮来“中间代”的风》

——闲话中间代
 
□ 中间代诗人理论家、文学博士、诗刊社编辑/杨志学
  
【杨志学,男,六十年代生人。曾用笔名梦阳、杨墅。文学博士。《诗刊》一编室副主任(上半月刊负责人)。主要从事文艺美学及现当代诗歌研究,兼及诗歌散文创作。迄今在《中国作家》《诗刊》《人民日报》《羊城晚报》《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北京晚报》《深圳特区报》《河南日报》《朔方》《星星》诗刊等发表诗歌散文100多篇(首),与人合出诗集一部。在《外国美学》《名作欣赏》《古典文学知识》《解放军外语学院学报》《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河南社会科学》《延安文学》《扬子江》诗刊、《绿风》诗刊、《诗潮》等发表论文60多篇,并有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新华文摘》转载数次。编写并出版著作三部(其中一部任主编)。现居北京。】
 
 
在“中间代”健康存活五周年之际,安琪女士倡议大家再来点动作,我以为是颇有意义之举。是的,任何有意义的事情都需要有人挑头去做。可以说,有时候事情简直就是主动干出来的。也就是说,干了就可能有,而不干绝对没有。
五年前,安琪与黄礼孩合作推出了《诗歌与人:中国大陆中间代诗人诗选》,在诗坛刮起一阵旋风。但因为《诗歌与人》是民刊,其传播范围毕竟有限,因此即便在诗歌界也有相当多的人并不知道出现了“中间代”这一新事物。在三年的观望、等待、铺垫之后,二勇士变成了三剑客,安琪、远村、黄礼孩联手将砖头般厚实的《中间代诗全集》砸向诗坛,诗坛无法不接招。据说远村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对这个大部头诗集的正式出版给予了经济上的资助,令众多诗友油生敬慕。从诗集的厚度和容量说,《中间代诗全集》应该说是破了记录的。这部厚达2560页的上下卷诗集被海峡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遂在诗坛掀起一阵大的波浪,并荡起无数小的涟漪。
记得好像是在2004年的秋天,在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的一个小型研讨会上,我又一次见到安琪。现在想来,别人的发言我似乎都淡忘了,唯安琪的讲话给我的印象颇深,因为她谈论的是与当时的会议议题没有直接关系但又令与会者感到新鲜且有些意思的话题——“中间代”,而且她是拿着厚厚两大本《中间代诗全集》来发言的。当时安琪似乎就坐在我的右手旁边,她那厚厚的两大本《中间代诗全集》给我带来的感觉,用“惊奇”两个字来形容我想是一点也不过分的。那是当代诗歌选本自徐敬亚等人的《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及万夏、潇潇的《后朦胧诗全集》之后带给诗坛的又一次冲击和震动。我不时瞅一眼发言的安琪,她声音有些急促地、旁若无人地宣讲着自己的中间代。我当时的身份状态是:早已从一个容易激动的诗歌写作者,变成了一个日趋冷静的诗歌观察者和研究者。但我心中仍掠过一阵冲动。我在对中间代感到惊奇的同时,心里对安琪等人对诗歌事业的冒险与坚执,也油然生出一份敬意。我心里还生出如下一些感受:诗坛并不萧条;诗歌是创造者的事业;诗界永远涌动着新鲜的令人激动的创造活力。
 
 
 
风是一种“空气流动的现象,是由于气压分布不均匀而产生的”(《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五版,第405页)。中间代的风能够刮起来,我想也是诗歌界气压分布不均匀的结果。
中间代的提出是由当今诗坛代际更替命名中的不恰当概括行为而促成的。这种不恰当概括行为的表现形式就是断档脱节,其实质是疏漏与遮蔽。因此推出中间代的工作显然是一种弥补和挽救的工作,是一种纠偏补漏的行为。在朦胧诗和第三代诗之后,怎样描述中国诗歌的变化?在一阵犹豫和沉默之后,70后诗人抢先为自己注册了,他们注册的名字就是“70后”。这一命名打破了诗学式命名的困难与尴尬,显示了70后诗人的聪敏、迅捷与机智。这是一种时间性的命名,可以无穷尽地顺延下去,看似简单却也干净利落。但70后诗人太过于急促了,他们有意无意中忽略了一大批60后诗人的存在,把一个庞大的诗人群体悬空了,从而造成当下诗史叙述中的断裂。大量的60后诗人都还在积极写作,他们确实已成为当今诗坛的中坚力量,跳过他们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做法。悬空的诗人要求回到地面,占据自己应有的空间。覆盖这批诗人的命名行为由此产生。
中间代的命名实属无奈。这是一种被置于被动局面后的积极回应。虽属仓促应战,但在命名上也颇费了一番周折,是安琪、黄礼孩经多番商讨后才确定下来的。“中间代”,这既不是明确的诗学式表达,也不是单纯的时间性概括,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兼顾了二者的一种命名。中间代代表诗人既表现出了可贵的热切与执着,也显示了难得的冷静与从容。
中间代这一命名的积极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它为一大群诗人的切实存在争得了应有的名分。过去众多遭忽略的散在的诗人,他们从此将不仅以诗歌的名义,同时也将以中间代的名义,实施更强有力同时也更有方向感和成就感的写作。
中间代概念的提出也许还有这样的意义:它是现代诗学主张及诗歌写作理念的又一次刷新或阶段性完成。这一点或需要阐释,日后撰文时再做论述。
对于诗歌研究者而言,还可以这样说,安琪等人适时推出中间代概念及《中间代诗全集》,为全面覆盖新时期以来的诗歌创作群落及走势,贡献了他们精彩的一笔。
 
 
 
对于理论界说来说,文本也许不是那么吻合的。我的意思是说,这样一些诗,何以见得就是中间代的诗?或者说,何以见得它们就只能是中间代诗人写的诗?因此可以换一种说法:文本有自己的独立价值和超越价值,它不依赖于理论,也不说明理论。
中间代是一种命名,而不是一种理论。评说中间代诗人及其作品,可以构成对中间代的评论,但很难说产生了中间代理论。我们需要建树的是丰富宏阔的诗歌理论,而不是封闭偏狭的某一代际理论。中间代是诗坛新事物,予以关注是必要的,但如果勉强构建中间代理论或推出所谓的中间代理论家,则是一种固步自封的做法。
就《中间代诗全集》看,它展现了丰富多样、多姿多彩的中间代诗歌文本。尽管这个选本仍然会有一些遗漏,但做到目前这样已经洋洋大观、颇为不易了,它足以概括中间代诗人写作的整体风貌。从主要倾向看,这批诗人已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诗歌写作中的浮躁行为,而以一种坚实的步履和平稳的心态,进入一种自在、自为的写作境地。
《中间代诗全集》上、下两卷,共网罗了八十二位诗人的两千多首作品。评论其中每位诗人的每一首作品,既不可能,也无必要。下面仅就我阅读这部诗集时印象较深的几位诗人略做评点,难免会有偏颇,就教于广大诗人、读者朋友。
安琪。中间代最重要的发起人及代表诗人之一,也是当今诗坛较为先锋的女诗人之一。具有清醒而显在的反叛意识和文体创新意识。其短诗《像杜拉斯一样生活》在结尾处急转,写出了生活的悖谬、矛盾的一面。其长诗《九寨沟》开合自如,蕴涵丰富,语言鲜活,形式感强,步杨炼后尘而又迥异其趣味,可称得上是继杨炼的《诺日朗》之后的关于九寨沟题材的又一重要作品。更值得注意的是她的由三十首作品组成的长诗《轮回碑》,具有明显的田野性、未完成性和原生态特质,如其中的第十六首《进入历史的通行证》,全诗内容直接由诗刊社邀请其参加青春诗会的一封邀请函构成,原封未动,颇具创意和历史意味。
侯马。这位诗人被置于整部《中间代诗全集》的首位,我想应该是颇受编者看重的。当然这并不等于意味着侯马的诗在全集中就是最好的(《中间代诗全集》的高明之处和最大特点就是让你无法看出谁是这部诗集中最好的诗人),但起码不能说侯马是全集中最差的。侯马的《纯诗》最使笔者青睐,我以为此诗堪与伊沙的《车过黄河》媲美,二者对照亦颇见异曲同工之妙。不同处在于,伊沙《车过黄河》所要消解的是观览黄河时的庄严感和崇高感,而侯马的《纯诗》所要消解的则是一道貌岸然的大学教授。二者的道具则同为尿液。
杨晓民。这位供职于央视的诗人虽有一定诗名,但人们对其作品的注意却还不够。除了“无量寺村”系列,他的《波音737纪事》《台基厂大街》《情种》等诗都显示了他驾驭现代诗的良好素养。他的视界是开阔的,其作品不仅有可贵的现实承担,同时更不乏新鲜的感触和陌生化的叙述方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一首名为《诗人》的短诗:“在这亢奋的城市/我的头发一天天荒芜/我是这大地上稀有的居住者了/一声驴叫就会使我感动。”
贾薇。从取材到叙述口吻均颇有个性的一位女诗人,但其受关注的程度也显得不够。其作品多为短句,特自然,特生活化。如《鞋子》、《一次就完》、《处女》等,都是好诗。尤其《处女》一首,看似单调的线性叙述,但特定的人物、场景、话语,使诗的气息格外饱满;看似絮叨,其实是信息量大且非常集中。《处女》这首诗实际上是一扇很好的窗口,使人从中得以窥见特定女性那种复杂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曲折幽微的情感秘密。
祁国。此公可谓创造了要俗就俗到底的“祁国体”。其代表作品是《我的情人与女网友的名单》、《写春天的N种方式》以及倒着顺序写成的长诗《晚上》。但由于“屎尿俱下”,此公的不少作品恐终难登大雅之堂。值得一荐、也可以拿到阳光下的是他的三首短诗:《最后一天》、《大雪》和《野战排》,它们看似简单,实则深刻。比如《野战排》,它采取了一种未完成的结构方式,增加了与读者间的互动效应,颇有趣味和内涵。
路也。才情与实力还在日益显示的一位女诗人。也许她最好的和最有特点的诗在这部全集里还找不到,但其抒情方式已约略可见一二。《地图册》、《我想去看你》、《陪妈妈去医院》应该是能够给人留下印象的东西。
马策。请原谅,这是我阅读《中间代诗全集》时才刚刚知道并记住的一位诗人名字。我记住他的原因在于他的数学和语文都学得不错。《知道了》一诗显示了他扎实的语文功底;而由短短六行组成的《数学》一诗简直可称得上是一首优秀的有味道的数学诗。
桑克。其诗名早有所闻,其诗歌文本则是近期读《中间代诗全集》时才开始真正接触的。《无神论者》、《走钢丝艺人》都是佳作,《嵇康》一诗尤令人称叹。
赵思运。颇多奇思妙想和颇见风趣的一位诗人。其《小学课堂上的一幕》令人叫绝。赵思运同志有此一首足矣。
其他值得提及的诗作,若以一人一首为限,则有蓝蓝的《野葵花》,杨森君的《金黄色的九月》,老巢的《雨非阻碍》,森子的《钥匙,钥匙》,远村的《情书的结果》,寒烟的《命名》,西渡的《一个钟表匠人的记忆》,海男的《洗澡》,娜夜的《我只把与你有关的时间称之为记忆》,周瓒的《慢》,李德武的《最后的班车》,等等等等。
 
 
 
接着往下说的话,也许是一些多余的话。因此,就高度凝练地再归结几点。
1、对《中间代诗全集》的又一个总体印象:文本的芜杂与差异。如前所述,全集中值得肯定的佳作及探索之作不在少数。但也不能不指出,缺乏精神内涵与艺术向度的贫血之作同样充斥其间。许多作品囿于诗人的素质而未能做到风格化、形式化,某些作品甚至只能称之为“在路上”的“习作”。有的作者自我感觉甚好,但其作品离精品的距离还相当遥远。有的作品令人不知所云,词语的舞蹈也难以遮其肤浅;有的作品毫无诗意、诗趣可言,读来使人昏昏欲睡。
2、补充申述:中间代概念的意义。中间代概念的提出完善了一条诗歌之链,由此,全面疏理与立体勾画新时期以来诗歌发展脉络的时机已经成熟。
3、与此相应的反思:近距离写史,甚至即时性写史的功过得失问题。近距离写史,当事人写当事人,可以把许多事情及时说清楚,对后人是一种必要的交待。但有得必有失,功与过常常连在一起。“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距离太近,许多问题一时怕难以看清和说清。
4、与此相关,强调的一个常识性的立场与态度:相信读者,相信历史。真正的诗人不会被遮蔽,真正的诗歌不会被忘记。
 
 
                       2006/11/18
 
(发表于《诗歌月刊·下半月》2006年10/11合刊“中间代理论特大号”。)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