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厦门,厦门  

2007-10-09 12:19:00|  分类: 安琪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因为妹妹一家和母亲都住在厦门,也因为我的漳州好友们陆续都住到厦门,现在,我回福建大部分也住厦门。巧的是,前后为厦门写过几篇文章,现一并存此。——安] 
 
《厦门,厦门》
 
                    安琪
 
  因为被黄梵推荐给《山花》黄祖康编辑派了个写厦门的差使,使我不觉惶恐起来,躺在床上满脑子的厦门,终于还是按捺不住爬起来,时针已指向凌晨三点二十五分。这一个通宵是要注定给厦门了。
  认真起来我并不是厦门人,但因生在漳州长在漳州,与厦门有着密不可分的近邻关系,又因曾在厦门兼职过,耳闻目睹厦门的事情也多,也就不自量力以旁观者身份对厦门做壁上观,或许更有一番挥洒的自如和指三说四的无所顾忌。只是言谬之处在所难免,但愿不致惹火烧身。


闽南金三角之金脚

  厦、漳、泉历来有闽南金三角之美誉,这其中厦门又是公认的“金脚”,这自然指的是它的富裕和在闽南地区的中心地位。在福建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即闽北、闽东人都喜欢往福州跑,而闽南、闽西人则把最好的归宿放在厦门,但凡出类拔萃人士都一个劲地削尖脑袋往厦门钻。我所在的城市漳州就几乎成了厦门的人才基因库。据不完全统计,每一个漳州人都能找到一个与自己有直系三代血缘关系的人在厦门。漳州与厦门唇齿相依情谊由此可见一斑。话虽如此,厦门人却是不太瞧得上除他们以外的闽南人的。他们自命为沿海,其余闽南人则为内地。厦门人的自傲也并非没有理由,在福建,也只有厦门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被命名为特区,以此获得提前起跑的身份证。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一来二去倒真让厦门成为福建先富起来的一个城市。人均收入来个对比就一目了然:同样的一个公务员,在漳州可领到一千元工资,在厦门就可铁定领到两千,这还不算七七八八的补贴。也就是,厦门整个比漳州高出一倍,比其余经济条件更差的地方就更不知多少了。而在厦门,你只要不到酒店消费,家居日常饮食与漳州等其他地区也相差无几,甚至还略低于其他地区。难怪在厦门,一个正常的双方都有工作的家庭,要配备一辆奥拓之类的小车也非难事了。厦门人的自信就是在这种日复一日的被仰慕中培养起来的。


适宜居住的城市

  相对于北京、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厦门显得小巧而精致,而相对于中国更多的贫困落后的小城市,厦门则恰到好处地有着现代都市的规模和气息。一个人只要在厦门呆上十天半月,就能熟练地自己乘各路公交车把厦门转个遍。可见厦门的路并不繁复,而且更妙的是条条道路通轮渡。我刚到厦门时就有一个老厦门告诉我,你要迷路了只管走上一辆通往轮渡的车,那么你就能轻易找到你要去的地方。当然,在厦门,你如果有那闲钱想打的的话,厦门有的是密密麻麻的红出租。它们并不缺少乘客,因为厦门国际知名的旅游城市声誉使它每天都有一大批海内外游客登临,出租车的生意也因此后顾无忧。
同时,在厦门没有比经营餐饮业更不亏了。几乎每一家餐馆总是不缺少吃饭的人,外来的,本地的。据厦门人自己评价,他们是很讲究享受和浪漫的,周末一家子或朋友们招引来去撮一顿是常有的事,高收入自然就有高消费意识。所以,厦门餐馆似乎是开一家成一家,每次去总能看见新冒出的酒家。
当厦门人是很舒服而有尊严的,厦门市政府对本地居民有一系列优惠政策,诸如乘车办月票,景点办年票,老年人更是有高于本省其他城市同龄人的特权,以至于我认识的一个50余岁的老师调到厦门之后,很多闻听消息的人第一句话便是:真划算,可以到厦门去养老了。厦门的适宜居住还体现在环境的优美整洁,这城市已连续多年保持全国卫生城市第一名的荣誉了。除了刚进入厦门的一个路段略显狭窄零乱外,厦门基本上常年都是干净的。更兼绿化绝佳,一年四季花团锦簇的,确实给人神清气爽耳目流香之感。厦门的口号是,要建成国际一流的旅游海港城市。于是在很多建筑的设计上都往长远想,不落俗。譬如刚建成几年的环岛路,中间以绿化带隔离,上面设置旋律为《鼓浪屿之波》的五线谱,整条环岛路分为不同颜色的四层,宽敞悦目,明亮流畅。我曾于1999年接待过海内外华文作家代表团一行数十人到厦游玩,内有淤梨华、王性初等一大群海外华人,他们均啧啧赞叹。淤老太太甚至夸奖此环岛路为她所走过的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包括澳洲海岸环岛路之最,即最美,最清新。在环岛路,厦门人最爱向你重点引导的就是立于环岛路某一段的巨幅标语“一国两制,统一中国”,他们并且还会补充一句,这是针对对岸台湾当局所立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而做的。然后厦门人决不会忘了添上一句:“而且我们的比他们大。”现在,这里已成为观景拍照的一个景点,精明的生意人还不失时机配备了高倍长筒望远镜,要你看看对岸的字。


鼓浪屿

  厦门用来吃旅游饭的景点很多,其实大多也是人造的。真正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于鼓浪屿。这可是其余地市很难找到的。首先它的名字特别引人遐想,我的好朋友,广东70后诗人黄礼孩就曾站在鼓浪屿海滨问我:“为什么会叫鼓浪屿?”我和同行的诗人康城面面相觑,一时无从答起。在我们,它太简单了,它本来就应该叫鼓浪屿。后来我想了想,大概与鼓浪屿也叫晃岩有关吧,晃,就是会动,有如浪花轻摇,月光闪烁。鼓浪屿的第二特色在于它的遗世独立,要到鼓浪屿必须乘轮船,几十年如此。并非建不起桥,只是那样一来,不免破坏了那份宁静、神秘的气氛。鼓浪屿是没有一切机动车的,好像连自行车也没有。游人们以前都要步行全岛,现在有了类似九寨沟一样的无污染轻便旅游车,乘的人也不是很多。毕竟,那一份花花绿绿的绚烂是要一步一步慢慢品味的。
  其实鼓浪屿最值得细究的还是名为“万国博览会”的一座座风格独特的建筑,它们几乎都建于清末民初。无数个传教士或出洋打工挣大钱回来的人就在鼓浪屿买地置屋,所设计的式样均以西式为主,兼辅之以中式风味,形成现今风格各异,异国情调十足的近百座别墅群。这些房屋有的还有人居住,有的已是人去楼空,主人大多出国了,或留一二人看守,或者竟至废弃不用,徒增苍凉恐怖之叹。鼓浪屿是厦门的一个区,范围还是很大的,游人们多往繁华的一边走,看到的是红砖碧瓦,却不知另一边才是正常的家居生活。清闲幽静,那些废置的别墅很多就是在这一边。同时芳草凄凄,时有传教士的十字型墓地突然闪出,别有一番景致。只是那地方要走起来也是伤筋动骨的,寻常游人哪有那份闲时和闲心,还是先把热闹的地方看过再说。
  鼓浪屿的另一特色自然是音乐,可以说家家户户都有一两架钢琴。漫步鼓浪屿,你的耳朵会不时地与一两段音符相遇。鼓浪屿人最自豪的莫过于从这地方走出了世界闻名的钢琴演奏家殷乘宗。可是当殷乘宗真的回到琴岛演出时,我们鼓浪屿人却还是报之以磕瓜子、手机、BB机,引得我们这位鼓浪屿之子在记者面前直抒胸臆地感慨不满。也许鼓浪屿包括厦门要培养高素质的耳朵和眼睛尚需一定时日。
  这也难怪,厦门的高雅艺术也就这几年才兴起。而相对于北京等大城市则还远,一年也就那么几场交响乐之类,话剧就很难得了,前卫艺术更是少见。福建的整个文化氛围相对保守,厦门作为特区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不能不说是厦门的遗憾。厦门没有自己的品牌刊物,品牌乐队,品牌球队,好在还有一个小白鹭歌舞团,据说风靡东南亚,也不知是否属实。唯一的品牌也许只有鼓浪屿上的舒婷了!
  中华路13号,这个看似平常的门牌号码实际上隐藏着两个不平常的人:舒婷和陈仲义。前者作为朦胧诗代表人物已无可争议地进入了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后者则是当下中国诗坛极端深刻、尖锐而又包容的理论家。夫妇二人形成的合力足以鼓起中国诗界的一重一重浪。鼓浪屿中华路13号,这个已经标上鼓浪屿区域地图的地址,成为众多诗歌朝圣者的天堂,每天都有那么几个人敲开这座大门,拜访自己心目中的诗神。也惟有此时,岌笈可危的鼓浪屿文化基石才略略显露它的一点生机。有舒婷和陈仲义在,爱诗人的脚印才不会落空,厦门作为福建诗歌阵地之一的位置才在,福建作为中国诗歌阵地之一的位置才在。尽管在福建,在厦门,愿意把版面辟给诗歌的文学刊物已经不多甚至没有了!


远华案

  对厦门大多数市民而言,远华案尽管轰动全国,于他们却无甚大碍,只不过多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当然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此案牵涉面之广为建国以来罕见。厦门有一句口头语:“三讲回头看,处级干部少一半。”几乎可以说中层领导要害部门倒了不少,高层领导几乎全军覆灭。《南方周末》残酷地把远华案之后的厦门定义为“失语的城市”。因为在厦门,与远华有关的一切太多了:商店、足球、香烟、建筑,有一段时间,进入厦门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到一片空旷地围起来的广场,围墙上斗大的远华集团触目惊心,那是厦门即将建筑的最高楼层,原定88层,也是远华的“杰作”。如今,这一切转瞬消失,不仅像个泡沫,更像一个荒唐的恶梦。暂时的失语是必然的,但不管怎么样,厦门还是厦门,它有能力自己修复,有能力从远华案的阴影走出,回到崭新的广大世界。这也是所有福建人的祝福。


关于城市化的讨论

  2001年6月27——29日,在厦门新落成的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了一场名为:“城市化:中国新世纪发展的挑战与对策”的国际研讨会。该研讨会因为有1993年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罗伯特·福格尔先生、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先生等国内外知名学者提交论文并出席会议而被认为是我国迄今为止最高规格的有关城市化问题的研讨会。厦门作为新近被福建省政府定为全省三个“大城市”之一(另两个为福州、泉州)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也在此一一亮相。与此相呼应的是,早在一个月前《厦门日报》就在头版设置了题为“我看厦门”专栏广泛听取来自基层民众的心声。绝大多数人都看到了厦门所存在的关键问题即是“小岛意识”太浓,如前所述,厦门人天生的优越感很容易让他们把眼光只放到鼻子上。在厦门,本乡本土的居民大多不愿从事脏活、苦力活,好在厦门下岗问题并不剧烈,作为沿海对台城市,厦门很少被安排重、轻工业,在时下许多工厂纷纷倒闭的情状下,厦门受到的冲击并不大。厦门人也因此可以保持悠闲自在的生活而不觉得有何紧迫感。
  此次关于城市化的讨论在市民中引起的反响如何尚不得而知,但舆论倒是特别兴奋地大做文章,各类访谈层出不穷,尤以专家学者为最。基本倾向认为,厦门还只是城市化道路上的行者,或者说,厦门依然处于建设大城市的雏形阶段,此去征程任重而道远。犹如那把矗立于厦门大桥桥头的外形虽粗象征意义却十分明显的金钥匙,厦门作为福建东南沿海的一颗明珠,实在是一个蕴藏无限未来的聚宝盆。


2001。6。25。

 
(本文发表于《山花》2001(?)年8月(?)号)
 

《厦门:天上的街市》

 

                    安琪

  

“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当年轻的郭沫若挥毫写下这首日后被收进语文教材的《天上的街市》时,一定想不到他理想中的美丽街市已经在二十一世纪的厦门找到了落脚点,2006年春节,一片又一片绚烂璀璨的灯光点亮了鹭岛,点亮了市民们游走其中的眼睛和喜悦的音容。

厦门之美闻名已久,它满城绿意盎然的植被几乎让你在每吸一口气进去时都能感受到直入肺腑的负离子正迅速地提升你的生命质量,厦门是一个花的海洋,南国的花,鲜红的明丽的在视野所及的每一个大空间小地方乍开着,像一张张扑面而来的笑脸。可以想象,这些花儿草儿在2006年春节的厦门,沐浴着披覆其上的灯的光芒,将显现出多么神妙的自然与人工合理搭配的精美幻景。

事实正是如此,在这一座天上的街市穿行,你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轻,再放轻,你怕惊扰了这满街花儿草儿欣赏夜景的心,它们窃窃地交谈着,羞羞地笑着,那么多人因了这一片色彩丰富逼真、图形多变的灯光而重新把它们细细品味。高楼们也不寂寞,你看那市政中心大楼、那人民大会堂、那仙岳隧道口、那兴业银行大厦和外国语学校的夜景灯光,丝毫不比花儿草儿享受到的逊色,这些固态的建筑物,更需要灯光液态般柔软感觉的调和,于是,你看到在这些坚硬的现代化建筑身上,灯光为它们裹上明灭变幻的衣裳,衣裳的颜色在迅速转换那么快,那么不可思议,你的想象追赶不上,你的惊叹追赶不上。

这一座人间天上的街市因了这一片夜景的照耀而更加活力充沛,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降低夜景工程的电能消耗,厦门市2006年春节夜景工程乃至今后的夜景工程建设,都广泛应用LED半导体照明技术,和普通的霓虹灯相比,它们不产生光污染和热辐射、节能在60%以上,进行维护时的成本节约更是在80%以上。一个优秀的决策就应该这样:在最大限度满足人民群众对夜景观赏的需要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减少相关资源的浪费。厦门的城市建设一直在全国保有引人注目的领先地位,并一直获得广大市民的认可与支持,其原因概出于此。

作为一个曾经在厦门兼职工作、生活过而今身处异地的人,2006年春节的厦门那一片沁入眼中的夜景使我深深陶醉,那份温暖的渗透已弥漫在我生命的每个角落,使我在远离故乡的北京写下这些文字,并愿意把深深的回望与祝福送给这一座移居到人间的天上的街市——厦门!

 

2006-2-7

 

(本文发表于《厦门日报》2006年,并获得厦门亮彩工程征文一等奖。)

 

《双城记:北京VS厦门》

  

                         安琪

 

飞机在渐渐下落,厦门在渐渐清晰,从空中看厦门,满是花花绿绿的风景,楼房的屋顶、道旁树、花园,都呈现五彩斑斓状,即使在空中它们也呈现五彩斑斓状,这就是厦门!相对于北京的灰冷色调而展示出的庄严大气,厦门是精致的,精致得让你觉得你走入的是一个大花园,这花园有着城市的名字却没有通常城市概念下的漠然与隔阂。

相对于北京动辄七八个车道的宽阔道路,厦门的道路突然变得窄小了,因了这份窄小,你可以从这头看到那头,看到你熟悉的老朋友,你可以喊她,但是在北京,这样的想象是不可能的,遥遥的距离让你根本看不清道路对面的脸,再加上熙熙壤壤的人流永远挤满北京的四面八方,你是别指望“好友偶遇”这个情景会在北京出现。在厦门,偶遇的概率就明显偏多,我曾在中山路被来自漳州的朋友冷不防拍了肩膀,然后是相拥而笑。

相对于厦门不高而又装扮得花枝招展的楼房,我更喜欢北京开阔壮观的现代化楼群,我时常在公交车上满怀喜悦地看着它们在车窗外一幢幢沉着冷静地闪过,这些兴建于全国各地不同房地产商和建造商之手的楼群,是不同创意不同智慧的集结,它们有着新颖而前卫的风格却不轻浮,北京地大所以楼群们都有庞大的地盘可供使用,而蓝天是不受限制的因而北京的楼群又都高达几十层,普通的居民楼一般也都在二十层左右,更不用说那些商务楼和豪华大厦。北京的现代化楼群和北京悠久历史遗留下的文化遗产诸如宫殿、寺庙等,构成了北京时尚与古朴相结合的完美格局,实在让人感到舒畅。

当然不舒畅的是北京居民楼有一个很违反人性的规定,即,无论多高的楼房,一过夜里十二点,电梯就锁起来不再供人乘坐。这是让那些夜猫子很郁闷和恼火的事,于是,在北京的酒席上,你会发现有的人到一定的时候就匆匆告辞,北京路远,你得拨出路上花费的时间,再拨出乘电梯的时间,这样一来就难免使宾主双方感到不尽兴,但有什么办法呢,太晚的话,那漫长的楼梯可是够你受的。

在北京,常常是你一坐下来一问起来就能问到半桌博士,研究生啊本科生啊更是留在北京或敢到北京闯的起码身份,我在北京一家并不是规模特别大的图书公司时,身旁的同事有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武大、浙大等等,简直像名校集中营了,而我在厦门的朋友基本上和我一样,都是大专毕业,这种反差真让人觉得好玩而不可思议。所以,在北京,你不能退步,身旁的人群构成的平台那么高,使你在这样的高台上小心翼翼,不敢掉下。

这也正是北京的压力,日日新在北京是可能的,新鲜的元素太多,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你得张开全身的毛孔、调动全身的细胞去应对每一个全新的日子,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的人,城市与人群的气浪就足以把你推倒,你得锻炼自己各种生存的本事和毅力,然后才能有细小的立足之地。

20056月我回厦门的时候,感到厦门的空气真静啊。我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一时忘了今夕何夕。

 

 

 

                                        2006-1-12

 

 

与《厦门文学》有关的一些记忆
 
 
                        文/安琪
 
 
《厦门文学》之于福建文学界
 
在写《厦门文学》之于我之于未来之前,我想先写写《厦门文学》之于福建文学界。我这样说是因为,在福建,《厦门文学》一直有意识地把自己置身于整个福建大背景而非厦门这个海滨城市,去挖掘、培养、倾心扶持一批具有潜质的文学新人,去关注、推举、浓书重彩一批业已获得文学界认可的优秀作家。《厦门文学》的这一番良苦用心体现了编者富于远见卓识的眼光和海纳百川的胸怀,也因此,《厦门文学》在福建一直是深受文学人士喜爱并敬重的一份刊物。
1996年,《厦门文学》在时任编辑部主任谢春池的创意下,以诗歌为突破口,面向全国,开设了“走向新世纪中国新诗大展”栏目,该展持续两年,云集了当时中国诗界各路风流人物,一时间群情激动,英雄豪杰汇聚《厦门文学》,成为当时中国诗坛的热点之一。
1999年,时任《厦门文学》常务副主编的沈丹雨继续高举诗歌旗帜,开设了“百行诗三百行诗”专栏,一网打尽国内诗坛写作长诗的高手,《厦门文学》继续成为聚集中国诗界精英眼光的据点。可以说,《厦门文学》这两次关于诗歌的行动,对提升《厦门文学》在国内期刊中的品牌号召力,其成效是明显的,所获得的赞誉也是巨大而荣耀的。《文艺报》《文学报》《作家报》都在当年著文报道《厦门文学》的这两次深具魄力的举措。
《厦门文学》也因此成为无愧于生产舒婷的诗歌之岛的纯文学刊物。
同福建其他城市所属文学刊物主观上以培养本地作者为宗旨,客观上却限制了自己的眼界和影响力相比,《厦门文学》无疑是聪明而有行动力的。我至今能回忆起来的与《厦门文学》有关的活动就有“红土地蓝海洋”活动,也就是发生在闽西龙岩和闽南厦门两地间的文学牵手互助行动,因为当年厦门的知青插队的地方就是龙岩;还有海峡两岸中秋佳节的系列活动,那一次海峡对岸的张默、哑弦等前辈都过来一起吟诗赏月、对话交流;至于由《厦门文学》出面牵头为本省尤其是闽南作家举办作品研讨会的就更是举不胜举,也因此,《厦门文学》成为福建尤其是闽南作家亲切的娘家。
2003年我暂时离开福建到北京,对《厦门文学》的了解就比较少了,后来从网络上获悉《厦门文学》也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就常跑到《厦门文学》网去看,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在上面,便有了一种亲切的回家感觉。
前几天收到《厦门文学》2005年3月号,上面发了我三首诗,当我看见诗歌栏目设置为“读得懂的诗”和“读不懂的诗”时,不禁微微一笑,心想,也只有谢春池老师才能想到这么俏皮、古灵精怪而有个性的栏目了。2005年的《厦门文学》无论开本还是印制还是版式都和以前没有很大的不同,我拿在手上,说不出是欣喜还是惋惜。
在我内心,也许隐隐有着对《厦门文学》新的期待?
 
 
 
《厦门文学》之于我
 
如同大多数曾经受惠并一直受惠于《厦门文学》的福建文学界人士一样,《厦门文学》对我是有恩的,当我还叫黄江嫔的时候就在《厦门文学》发表了诗作,那大概是1994年的事,责编谢春池老师。
说到谢春池老师,福建文学界都知道他的创造力和活力,谢春池老师是文坛的多面手,几乎没有他不会写的文体。他办刊的点子之多更是大家都领教过的。谢春池老师是个有责任心、爱心和公心的人,福建的许多文学青年很多都是经他的手脱颖而出的。
我记得我当初投稿给谢老师的时候是一点也不认识他的,就只是单纯地把诗稿贴上邮票寄了过去,然后就收到谢老师一封留用通知单,过不多久,就接到发有我作品的《厦门文学》。对于初出茅庐的我而言,《厦门文学》的这一份鼓励是真真切切的。那时候还是手写时代,一首手写的诗作变成铅字很可能就此决定了一个人投身文学的一生。我不知道《厦门文学》给了多少福建文学青年这样一个“决定”。反正,我是被“决定”了。
然后就是前文所说的“走向新世纪中国新诗大展”,其时,道辉正在《厦门文学》任兼职编辑,参与编辑此项诗歌大展。三毛有一句话说的是“当时实在年纪小”,这句话用在我和道辉身上也是合适的,其时我和道辉之间正因为一些恩怨瓜葛扯不开,一时道辉也不向我约稿,我也不向道辉投稿。后来我的诗作得以两次进入此次大展也是谢春池老师给的机会。道辉是我的诗歌引路人,我一直对他心存感激,今天说起这事也是因为对某一段事实的尊重和回顾的需要,在此先说抱歉。今天,当我在北京回忆这一切我觉得,很多事跳开了当时的环境回头看,只能用“少年意气”来概括。所以,当我后来编辑《中间代诗全集》时我强烈感到,如果我不把道辉收进去,那将是我此生不能宽恕自己的罪过,然后我和道辉通了话,经他的许可之后他的《死亡,再见》由我一手打印,收入这一部被认为填补了诗歌史某段空白的代际选本。此为题外话,不再多表。
1998年底,沈丹雨老师担任《厦门文学》常务副主编,为了进一步扩大《厦门文学》在全国诗界的影响,沈老师创意了“百行诗三百行诗”栏目,首开全国报刊杂志专门刊登长诗的先河,因为我对诗界比较了解的缘故,沈老师特约我担任责任编辑,负责组刊物的诗歌稿,这样,我和《厦门文学》又有了一段不解之缘。细想起来那段时光也是难以忘怀的,我一般一周去一趟厦门,一去总是有一大堆来自全国各地的诗歌稿件等在办公桌上,我必须赶紧把这些稿件看完,编好,然后才回到漳州。
有一段时间,《厦门文学》在漳州印刷,这样我刚好可以参与校对,那是一件令人喜悦的工作,因为校对可以让你详细品读那么多文稿,这无形中也是一种自我提高的方式。《厦门文学》在那一段时间里团结了国内最具品质的优秀诗人,众所周知,能够写并且能够写好长诗的诗人肯定是最优秀的。
在那段时间,我亲眼看见了沈老师为刊物付出的心血,也亲眼看见了社长毛振亚先生对刊物从头到尾事无巨细的关怀。为了拉广告找赞助人,毛社长总是亲自出面,亲自当《厦门文学》的推广人和宣传员,刊物在漳州印刷时他亲自在大热天冒酷暑跑印刷厂了解情况。种种这些不一而足。
在《厦门文学》兼职的那大半年,是我文学生涯中一段难忘的时光。
 
 
《厦门文学》之于未来
 
2005年的《厦门文学》封面上印着这样的广告语:“让喜欢厦门的人,喜欢《厦门文学》;让喜欢文学的人,喜欢《厦门文学》”,这一句绕口令式的广告语道出了《厦门文学》与厦门密不可分的关系,事实上,一个城市的文化品质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城市是否有一些标志性的文化品牌,这品牌包括建筑物、名人、文学刊物等等,其中,文学刊物的作用不容忽视。一期一期的文学刊物恰如流动的风景,轻易地就把一座城市带进千家万户。好的刊物是城市的文化名片,甚至是城市本身。
《厦门文学》作为厦门市唯一一家纯文学刊物,其影响力在渐渐扩大的同时也应看到,和福建的众多刊物一样,它同样没有成为像贵州《山花》、海南《天涯》,吉林《作家》,云南《大家》一类获得普遍共识的全国性品牌刊物,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笔者曾在2000年《海峡都市报》开展的关于“福建到底需不需要龙”的话题中参与探讨,所持的观点之一是认为福建尚没有全国性品牌刊物出现。时至今日,窃以为这问题依然还是问题,只是如何解决亦非笔者所能完成。
应该说,相对于福建其他地市的文学刊物,《厦门文学》是最具备实力冲出福建成为如上四家在业内获得认可的文学刊物的。原因有二:第一,厦门在全国早就是有影响力的城市,最近看到一篇关于城市综合指数排名的文章,厦门位列十强,笔者曾经于1998年应《山花》“都市镜像”栏目约稿,人家指名就是要写厦门(因此我写了《厦门,厦门》一篇)。可见厦门的知名度是够大的了,以厦门今日的知名度和经济实力,没有做大《厦门文学》实在可惜。二、《厦门文学》的编辑队伍尤其是谢春池老师一直是有创造力和文本意识的,要把刊物办成像甚至超过《山花》《天涯》《作家》和《大家》也不是不可能,但愿在不久的将来,一份令人惊喜万分的更大气更开阔的《厦门文学》能够摆在文学爱好者和文学写作者案头。
 
2005/3/23
 
(本文发表于《厦门文学》2005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