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人安琪的博客

诗有神,万物有灵。

 
 
 

日志

 
 

诗歌月刊(上)2007/3刊登的诗  

2007-12-11 14:10:00|  分类: 安琪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诗歌月刊(上半月)2007/3刊登的诗,存。——安]
 
安琪的诗:衣架望秋(组诗)
 
《秋在轻轻蔓延》
 
秋在轻轻身上蔓延,轻轻,有多轻?
犹如四两拨千斤。
 
一年四季,春发芽,夏奔跑,冬僵硬
秋太狠,秋有多秋
有人谓之肃杀,有人谓之成熟。
 
离不开果实的枝头离不开的离人
离不开风吹落叶残阳滩遍秋天的坡头
一片血,淋淋。
 
该补充些营养了,红底白花的北京
该在夜里被恶毒的梦逼醒
满床遍找
秋月色。
 
似凉微凉,渐渐凉,凉在轻轻身上
蔓延,此生请,四季轮回
从秋起
从秋落。
 
             2006/10/31
 
《又一次被点着》
 
死过一次的人,不容易被点着,他们经历过
生的坎坷,或辉煌
最后到达火葬场
 
他们被翻滚,搅动,直到成为
黑黑的焦骨,细碎,不成型
你曾经用筷子挑过他们死后的仪容
黑黑的焦骨,细碎,不成型
 
他们是你的亲人
你挑过他们,内心满是忧戚,那些
身未死心已死的人
他们没有人性地活在你周围
使你感到生的压抑和憋闷
 
你等待一把火点燃他们
这些未死的废物,或者你
你希望无妄之火自天而降
已死的,将死的
都注定被点着。
 
 
2006/10/23
 
  
《无话也叙述》
 
在无话可说的年代,叙述变得非常寂寞
你无法对扬州柳月说风雨
无法对风雨说残阳
在嘈杂喧闹的时代,叙述变得非常可笑
你无话可说
你终于,无话可说。
 
这苦茶叶的日子,一片片腾起
又落下
生活的热度太高,淹没了吞咽的心情
你打电话,看邮件,发短信
忙碌于没有此在的此刻
该说的都已说尽
该死的尚未死绝
在次于扬州柳月的时代扬州端上来
变成炒饭,更多的人
终于无望。
  
 
                2006/10/19
 
 
《可能以外》
 
冬天的静电,配合杨树叶子的倒影,在一本诗翻开的
某行间:逗留,惋惜。你坐在夜晚
呼吸自左胸出发,微带着,些许疼痛,些许
解脱。有几个人在北京不感到脚步的匆忙?
 
你在原地打转,兜了几圈,看到,世界变成银灰色
乱七八糟拜访的,是那些:小羊肉串、街角处的
塑料薄膜,一阵风砸了过来,还好没雨
北京的天,总是干得静电频繁,触手可及的事物
 
是未来,和想象。仅仅只是常规的伟大,就足以
令你宽慰,你自南方来,南方小城盛不下
纯粹的向往,你自南方来,遇见一个两个
诗歌兄弟,和你一样,他们奔波于生活现场却自信于
 
今天的截获。他们截获了此生的光芒,学鲁迅
以血荐轩辕。血是红的因而你就不会苍白
血是流的因而你就不会腐
血是热的因而你就不会死
 
血,可能以外,以内?孕育腥甜的感受在今夜
你坐在桌前,找到了,久已散失的位置。
  
  
              2006/10/19
 
 
《心脏里的新站》
 
心脏比我能干,它先于我开出郁闷列车,隐隐
或窿窿,一直向外,试图冲破胸腔并进而
进驻到它想要的新站
 
新站建于何方?我试图跟循心脏来到此处
却发现心脏其实也脆弱
已经碎成糊状,它被外表的完整迷惑一时不知
内里不堪一击
 
其实郁闷列车本非我有
它从底层开出,努力攀爬,它绕过一座
又一座的山像老家
在一座又一座的山中埋首低头
不问世事
 
它建于我心深处
心脏里的新站,从外移居到内,这样更好
一具身体就是一个终点因为列车总要到达
郁闷总要消止
 
情绪总要败坏,远方不远,就在此地。
 
 
                     2006/10/12
 
 
《如果将树看成蜡烛》
 
吊在一棵树的树荫里回望来时之路
漫无边际的暗,逼你,点起蜡烛,逼你
把心放下,除此,你所担忧的,都已成型
 
就着一根蜡烛看风景,人生如陌生地,人和
地,都不熟。你在树下徘徊,脚走出了
八万四千个脚印,你在脚印中数雨水
 
雨水有情,养花养草,养鱼养儿女
你在花草中闻到儿女的馨香
鱼在皮肤游,空旷处一树招风,风大不可测
 
将一棵树看成蜡烛其实也不难
难的是漫无边际的渴望,不可及物,也不可
及天及地,人生在世,都知不过土馒头
 
却是漫漫此生,心疼路疼儿女疼。
 
 
                   2006/9/30
 
 
 
《衣架望秋》
 
人生真是有意外,它们挂在衣架上
在你的头上随时准备
滴落,一些水一样的东西弄脏了
变质了,冷不防
就从星星的衣架上
滴到你的脖颈
游丝一样的凉与痛因为太细
而感觉不甚明了
但终究是有的
 
终究是有意外高悬,先是密而不宣
只等你低头
专注于某人,某事,专注于
某时,某刻
它滴落,一滴水的重量因为携带
秋意而变得越发透骨
一整个秋天的重量在水的加速
滴落中使你的脖颈不堪
此击
 
你和秋天滚落在地
一颗毫无防备的头颅望着衣架上的
秋天残骸,像水一样
弄脏了,变质了。
 
 
                     2006/9/14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